人物访谈

我参加过许许多多的诗歌朗诵会,每一次朗诵会必有李白的《将进酒》。与气势磅礴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同台出现的,往往会是徐志摩《再别康桥》婉约温柔的:“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一首千年名篇与一首现代名篇互为掩映,构成一道令人难忘的美丽风景,诉说着古国伟大的诗歌传统。感谢徐志摩,感谢他为中国新诗赢得了殊荣。举世闻名的英国的剑桥,被他译为“...

李敬泽(本人供图)一个好的文学奖应该具备怎样的发现眼光和能力?文学与时代密切相连,那么,一个文学奖该如何保持自己独特的审美腔调和生命力?从2015年首届到2022年第七届,经过7年的洗礼,华语青年作家奖影响日益扩大,已形成关于文学、审美的鲜明倾向和特色,成为国内文学界面向青年作家的重要文学奖项。10月9日,第七届华语青年作家奖颁奖典礼在成都龙泉驿东安湖公园举行,获奖名单现场揭晓。在第七届华语...

张北海(中)、张大春(右)与麦田出版社创社社长陈雨航,2018年摄于台北要谈我的朋友张北海,得从他的文章说起。要说张北海的文章,又得从他对自己的追寻说起。“张北海,本名张文艺,祖籍山西五台,1936年生于北京,长在台北,工读洛杉矶,任职联合国,退隐纽约,著作随缘……上世纪70年代到达纽约定居至今。”这一则作者简介似不容出他人手,关键在“著作随缘”四字。张北海的随缘是从骨子里养成的,万事诸法,...

访谈对象:格非,1964年生,江苏丹徒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先锋派小说家代表人物,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作品《江南三部曲》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顾超:您认为什么事件标志着您正式成为一名作家?格非: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对我来说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我以前说过,写过一首诗的人和写过一万首诗的人,他们都是作家,所以我从来不看重作家的大小。王之涣只有两首诗传世,我觉得他也...

19日晚,在香港会展中心新翼会议室,由600多个临时座椅和一块演讲台搭建而成的大讲堂座无虚席。团结香港基金旗下中华学社邀请著名作家莫言来港进行主题为“黄土地幻觉世界与中国文学契机”的讲座。讲座一开始,莫言通过对自己笔名“莫言”的有趣解读引得现场观众阵阵掌声。莫言说,“叫‘莫言’是为了提醒自己少说话,多写作;少说话,多干事。少说多干,这也是中国人非常宝贵的人生态度。”在谈到对香港文学的印象时,...

一、突破规则,制造规则刘欣玥:嘉宁老师好!很高兴可以借这个机会和你聊聊天。最初准备采访时,想从童年和成长入手,所以重新读的第一本书是《撒谎精的时光宝盒》。写作者的谎言与真诚,在你这里好像始终有一股微妙的张力。你反复强调自己从小是个“撒谎精”,却又在真正需要虚构的小说创作中保有一以贯之的真诚与坦率。这让我想起君特·格拉斯说自己最早的写作动力就来源于儿时的谎言,以及家人对于他的谎言的称许。可以谈...

距离“理想的写作”有多远?——学院视野中的写作品格与价值追求在当下众多写作者中,经受过完整学术训练的高校教师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职业上得天独厚的优势某种意义上解放了身心,让他们有更多时间从事写作,阅读、授业、鉴评等职业属性也为他们行走在创作的现场创造了条件。教师、学者、作家的复合身份令这一写作群体的实践总体上呈现出人文性、前瞻性和探索性。在新媒体时代,相较日益繁荣的大众文化呈现出的过度商业...

中华读书报:是什么影响了您的写作,形成了您现在的写作风格?苏童:影响我写作的东西很多,除了对文学的爱好,生活本身也是影响因素之一。这个要分时间段。青少年时期,就是对文学一种朦胧的爱好。另外,童年少年时期老师在哪一方面表扬你最多,你就会在哪个方面更下功夫。我的作文常被老师表扬,自然会喜欢写作。到大学以后,能够坚持创作,是另外的东西在影响我。我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进大学,那是一个文学的年代。我们班...

刘  波:罗老师,您好!很高兴能跟您交流关于诗歌创作与诗歌研究的话题。现在,有些人持有一种观点:现当代文学史上,诗歌的成就要比小说大。您对这一观点怎么看?而相对于小说家来,诗人没有那么多世俗功利之心,他们更纯粹一些。您认为是这样吗?罗振亚:你好!倒不是因为个人的偏好,我一直觉得新诗的成就是比较高的。虽然毛泽东1958年用戏谑的口吻说,“现在的新诗不能成形,我反正不看新诗,除非给一百块大洋”,...

 如何在技术时代开创未来——对话法国技术哲学家贝尔纳·斯蒂格勒   【核心提示】大数据时代的社会现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不可避免地带来彻底、普遍的贫困化和自动化问题。在技术的宰制下,我们已经远离了凯恩斯的资本效益模式,进入了以知识的无知和欲望心理学为基础的新型经济模式中。   高中二年级辍学,远离校园,踏入社会;  27—31岁,在图卢兹的圣-米歇尔监狱和米雷看守所服刑,与世隔绝的他开始大...

傅小平:         1       “凡是你看过的作品,都有可能变成你的血液。”       记者:你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耳光响亮》是这样开头的:“从现在开始,我倒退着行走,用后脑勺充当眼睛。”我的阅读也相仿,从你的新作《回响》开始,把后脑勺当眼睛,“倒退着”翻阅了你以前的一些作品。再回过头看,总体感觉,你写的多是在现实生活里不太可能发生,或者说不怎么符合常情常理的故事。相比而言,这部《...

——刘学锴先生学术专访录           刘学锴先生1933年8月生于浙江松阳县,1952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56年本科毕业,免试录取为北大四年制副博士研究生,师从林庚先生研治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文学。1959年提前分配至北大新建的古典文献专业任教。1963年调至安徽师范大学,工作至今。现为安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诗学研究中心顾问。曾任安徽省政协常委、安徽省高校教师职称评审委员、...

 雷子(羌族)心灵承载生命的苦难   雷子,原名雷耀琼,羌族,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四川省茂县财政局。   雷子说,诗人都是很敏感的。她与记者说起了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大地震。   “这段时间以来,我时常这样想:如果我在这次地震中失去了生命,留在世上的这本《雪灼》会不会得到骏马奖?中国作协会不会给一个亡者颁奖?如果要颁,谁又为我去领这...

“我把一生都给了陌生人,没能给我爱的人。”                                           ——弗罗斯特·甘德2019年4月15日,美国普利策奖((The Pulitzer Prizes)揭晓,诗人弗罗斯特·甘德(Forest Gander)凭借《相伴》(Be With)获得诗歌奖。《相伴》由一系列挽歌组成,表达了诗人对亡妻的悼念之情和对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

    一  子川:与你相识这么多年,看了你这么多小说,却一直没有坐下来聊过小说。有我不擅言辞的缘故,也有为自己找托词----不想让别的因素影响阅读小说文本的单纯度。往深处想一下,还是自己问题更多。我口讷,现场反应常常慢半拍,幸好早年没去做新闻记者。再就是问与答,有个主动性与被动性问题,从小学课堂开始,我就似乎更适应回答问题。事实上,一个访谈或对话能否聊得流畅,设问者责任重大,故,此前所参与...

中华读书报:您童年时代最喜欢的书有哪些?有童年偶像吗?东西:童年最喜欢的书是大自然,当时在乡下,根本没课外书读,整天浸泡在大自然里,与牛与树与狗与月亮星星为伴。童年没有偶像,如果硬找,那就是班里打架最狠的那位,因为如果自己能打就没人敢欺负你。当时对前途一片迷茫,能健康地活下来是首要任务,能不能上学都无关紧要。中华读书报:您在学生时代读过的书,最好的是哪一本?东西:《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中华...

上一页 1 下一页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