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
2022-08-23 五千年的铜镜

(一)谁叫它们是妖我在子夜的时候拿了一根绳子把它们捆在一起关在最黑暗的房子里挂钟滴答,滴答响我点燃了如豆的灯火把五千年的一面大铜镜展示它们面前让那些妖看它们本来是人(二)五千年,四千年时在蔚蓝的天空下伐木播种或驾着一尾渔舟湖泊中撒着鱼钩皎洁的月下他们拿着竹简看书写诗三千年,两千年时他们多倚在孔圣人门下九步一叩或采摘着自己种的果实把浆果,荷叶腌制着素笺上刻着是人样互敬的思想一千年,五百年时他们...

2021-10-10 黄亚洲诗选

狂风只有狂风能让我认识自己沙子给我皮肤的感觉声音与我对峙,碎石告诉我人应该拥有多大的痛楚而树木,为我示范弯腰、躲闪,以及将风打倒只有狂风能叫我热泪盈眶知道这个世界还没有停止石头还在挣脱山峰水在坚持上岸尖利的枫叶还有能力涌入我的血管血小板一样狂舞只有狂风能与我心心相印让虚伪的世界开始狰狞,露出本来就有的牙齿让山的一部分变成地,让地的一部分变成风,让风的一部分变成野兽让我知道这个冰凉的世界还有鲜...

2021-10-10 大解诗选

落日颂总有一座山,挡住我的视线。很显然,在我和落日之间,存在着一道分水岭。生死也有明显的界限,要么沉寂,要么永生。我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有时候,也偶尔踮起脚尖眺望一下,我明知未来不可见,却固执地想象着落日后面,那些披着光芒的隐约出没的人群。活着我只活着,不再思考了。真理存在于细节中,也可能隐藏在缺陷里。太难发现。大世界,小事情,让人迷惑的万物和人生,无一不显示出复杂性。我关闭了思考,但依然不省...

2021-10-10 洛夫诗选

我曾哭过三月的阳光缠着长春藤,缠着也笑着记忆的河床淤塞着泥沙我曾哭过眼泪流自阳光的笑声昨夜,噩梦压我的胸脯风以软软的脚踹我沉落沉落,直坠无底的深渊我是一只追逐落日的纸鸢晨起推窗,问青山果实几时成熟青山仅答我以伐木的叮当布谷鸟衔来绿色的阳光三月的丛林中人语隐隐当河床泛起另一次春潮,我曾笑过笑声来自一粒种子的死亡吹号者我以号角战斗,这仁慈的呼唤爱与理性的旋律像野火追逐着草原在雾的深林,落日的海上...

2021-10-10 商震诗选

泊在月光里月光不是一条河世界却漂浮在月光里石头和金属沉在水下河水漫过这些不发声的事物恰好让这些沉重的物体隐身一群贪婪的嘴在肆意地吞噬发出破碎的涛声麻雀已经学会了游泳但在扇动翅膀时暴露了夜是黑色的只有花儿长着鳍也长着肺是水陆两栖的月光无论涨潮还是落潮嘈杂的人类都是漂着的不屑于嘈杂的石头和金属也不在意潮涨潮落不管月亮是圆还是缺无序排队我一直在计划着销毁自己我这个钢铁水泥建造的人不反映冷暖血液浑浊...

2021-10-10 王家新诗选

传说      ——给杨键在安徽当涂,我很难相信李白就埋在这里的青山下;纵然人们很早就修造了墓园,纵然我在诗人之墓前停下的那一刻,也曾感到了一种千古悠悠的孤寂。而接下来,在采石矶,在临江而起的悬崖上,看到“诗人捞月处”,我相信了这个传说。我相信了这个传说,如同我感到了某种让我惊异的冲动,不是因为醉酒,更不是出于幻觉。归来,坐大巴穿过村镇;在尘灰和泥土里生活的百姓,在屋檐下,或在突突冒烟的拖拉...

2021-10-10 王小妮诗选

我的光现在,我也拿一团光出来没什么遮掩的,我的光也足够的亮。总有些东西是自己的比如最短的光。比如闪电闪电是天上的天,时刻用它的大来嘲笑我们的小。划根安全火柴几十年里,只划这么一下。奇怪的忽然心里有了愧那个愧跳上来还没怎么样就翻翻滚滚的。想是不该随意闪烁暗处的生物哦那么还是收拢回来吧。2013年怎么看都不像匕首月亮意外地把它的光放下来。温和的海岛亮出金属的外壳土地显露了藏宝处。试试落在肩上的这...

2021-10-10 荣荣诗选

在海边那个长久凝望大海的人轻易将内心的起伏与浪涛混为一谈那个越过我望向岁月深处的人他的荡漾也与我无关谁能说清海风为何狂吹让反转的阳伞更像一个投诚者让大海的汹涌有着无边的荒凉让我纠结   并且痛悔一定有过什么   这些人或这些我此刻我回首往事   往事不见了原载于《十月》2020年第6期风筝如絮是谁说: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   悲也零星还可以有另外的比拟:暗中的流水与落叶伴行风中的一滴酒与黄...

2021-10-10 雷平阳诗选

春事情绪暴躁,心上尘土飞扬对万事万物总是出言不逊其实,这个春天我不适合行游江南应该在云南山中纵酒或者酣睡中缅边境两侧漫山遍野灰色的鲜花开了我可以带去滇中平原所有的颜料等把花朵都染红的时候我对落红与枯叶也该有了善意届时再返江南,才会弹铗而歌:“风在空中凉了,碎了,我来送一送流水人在世上笑了,哭了,我来送一送流水爱在雾里生了,灭了,我来送一送流水……”春天山顶斜坡上挥锄的那个人别人以为他在向着天...

2021-10-10 车延高诗选

|   一瓣荷花我来的时候一朵荷花没开我走的时候所有的荷花都开败了像一个白昼轮回了生死睁开大彻大悟的眼睛一只是太阳,一只是月亮脚下的路黑白分明命运小心翼翼的走起伏的浪花忽高忽低,揣摸不透只有水滴单纯,证明着我的渺小有时,我已穷极一生只能采下一瓣荷花而一夜湖风,用一支笛子吹老了整个洪湖|   那阵子那阵子,一驾慢腾腾的牛车给岁月提速车上坐着个日子一根牛尾打着乐拍,也没把唐朝运到民国。那阵子,土...

2021-10-10 李少君诗选

|   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  倾听过春雷运动的人,都会记忆顽固深信春天已经自天外抵达 我暗下决心,不再沉迷于暖气催眠的昏睡里应该勒马悬崖,对春天有所表示了 即使一切都还在争夺之中,冬寒仍不甘退却即使还需要一轮皓月,才能拨开沉沉夜雾 应该向大地发射一只只燕子的令箭应该向天空吹奏起高亢嘹亮的笛音 这样,才会突破封锁,浮现明媚的春光让一缕一缕的云彩,铺展到整个世界   |   春天,我有一种放飞自...

|   光阴谣一直在做一件事,用竹篮打水并做得心安理得与煞有其事我对人说,看,这就是我在人间最隐忍的工作使空空如也的空得到了一个人千丝万缕的牵扯深陷于此中,我反复享用着自己的从容不迫。还认下活着就是漏洞百出。在世上,我已顺从于越来越空的手感还拥有这百折不饶的平衡术:从打水到欣然领命地打上空气。从无中生有的有到装得满满的无。从打死也不信,到现在,不弃不放|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变成市井野...

2021-10-10 北岛诗选

北岛诗选十一首| 候鸟之歌我们是一群候鸟,飞进了冬天的牢宠;在绿色的拂晓,去天涯远征。让脱落的羽毛,落在姑娘们的头顶;让结实的翅膀,托着那太阳上升。我们放牧着乌云,抖动的鬓毛穿过彩虹;我们放牧着风,飞行的口袋装满歌声。是我们的叫喊,冰山吓得老泪纵横;是我们的嘲笑,玫瑰羞得满面绯红。北方呵,故乡,请收下我们的梦:从每条冰缝长出大树,结满欢乐的铃铛和钟……选自:北岛诗集:一、(1972-1986...

2021-10-10 徐敬亚诗选

既然 既然前,不见岸后,也远离了岸既然脚下踏着波澜又注定终生恋着波澜既然能托起安眠的礁石已沉入海底既然与彼岸尚远隔一海苍天那么,便把一生交给海吧交给前方没有标出的航线!第一次,我失去愤怒比大更大,比快更快比藏起血衣的屠夫更猛地抽出刀子尸体来不及倒,血来不及流推倒全部积木凶手像一阵风,与作案同时离去我第一次失去愤怒我第一次比愤怒还要悲伤我亲手敲碎过的鸡蛋,全部一一重新破裂我的嫩黄与乳白流遍了大...

2021-10-10 欧阳江河诗选

落日落日自咽喉涌出,如一枚糖果含在口中。这甜蜜、销魂、唾液周围的迹象,万物的同心之圆、沉没之圆、吻之圆一滴墨水就足以将它涂掉。有如漆黑之手遮我双目。哦疲倦的火、未遂的火、隐身的火,这一切几乎是假的。我看见毁容之美的最后闪耀。落日重重指涉我早年的印象。它所反映的恐惧起伏在动词中,像抬级而上的大风刮过屋顶,以微弱的姿态披散于众树。我从词根直接走进落日,他曾站在我的身体里,为一束偶尔的光晕眩了一生...

2021-10-10 李元胜诗三首

我总能看见白天试着用各种不同的东西敲打着我的眼睛有时是一个人动坏脑筋时的表情有时是混乱的街道有时是惊慌窜过的学生作为安慰黄昏的暮色则像旧纱布讨好似的缠绕过来我想,疼痛的眼眶中一定被敲打出了另一种眼珠所以我总能看见坐在你心中的另一个遮着脸的人看见白天的裂缝中积蓄着的沉沉夜色必须我靠展开发黄的稿笺来展开边角有些磨破的大地坚硬的枯树,窜起毫不留情地划痛我的眼睛但我必须——我靠缓慢渗出血液,涌出泪来...

2021-10-10 杨小滨诗11首

四季歌春为了春天,我们不惜迎着东风的媚眼和杨柳的鞭子为了春天,我们把泪滴解冻在抒情的伤口里春天啊,我们因为比牡丹丑陋而自杀未遂为了春天,我们脱掉上衣之前就感染了花蕊装扮成蝴蝶和蜜蜂,酿出无边的粉刺为了春天,我们走漏了爱情的风声刚要虚张声势就已经打草惊蛇就是为了春天,我们才把嗓子吊到树梢上唱出的麻雀也不管东方的青红皂白为了春天的幸福我们拍卖有其它的幸福降价处理,概不退货为了春天,我们把夏天斩尽...

空折枝不轻易折枝,树木的软组织容易受伤,会改变春天的方向花要自然凋零,用一半喜嫁接一半悲,符合男女的操守雨水不必丰满,风吹应在你走后我有更多的习惯养成忍,不语,沉默结束是应该的。抬头看天比从前灰的自然,麻雀翻飞像切开的榴莲,密密麻麻的黑点没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山河是美的,也是碎的轻易割地的君王,也轻易灭亡爱上美人是错误的心怀千秋的男人,在乱世是英雄,盛世做情种用扭转乾坤,交换柔情似水是暗中定下...

2021-10-10 余秀华诗二首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

2021-10-10 郑小琼诗二首

黄麻岭风与风向,手与手掌,或者你,他谁是谁,谁又是自己?啊,他是谁?你从哪里来?又要到里去?啊,你为什么从那里来?又何要到那里去?你正被扭结的时间遗忘,啊,你不会被扭结的世事宽恕。它们还在骚动不安地汹涌,你的欲望将带你去哪里,或偶尔日落运来满卡车伟大而辉煌的时分他原来是站在河边落着泪的马,从它灰暗的眼神里寻找寂静,在它四蹄下尘世与枫叶一起落光,在它四蹄下红尘像人生的缩影,最后的风吹拂着,灰暗...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