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我跟一个多年没联系的老同学通电话,他第一提到的就是姥姥。他回忆道,在他人生不顺利之时,姥姥手里拿根烟,笑眯眯地说,小朋友,军棋下下。姥姥跟他讲的是上海话,军棋“扎扎”,她的意思是人生一盘棋,有输有赢。朋友还记得姥姥说,棋子木头做,输了再来过。他说的上海话“输忒再来过”,让我突然思念姥姥的房间,和那里的时光。姥姥冒着风险在阁楼保留了一只棕色的小皮箱,里面藏了她最喜欢的书籍。我第一次看“禁...

2021-09-12 苏沧桑 :冬酿

苏沧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散文委员会主任、浙江省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在《新华文摘》《人民文学》《十月》《人民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400余万字,出版散文集《等一碗乡愁》等。曾获冰心散文奖、丰子恺散文奖等多个奖项。作品入选全国各类散文选集、散文年选、排行榜、教材读本,并被应用于中、高考试题。冬酿苏沧桑一这是山里村的时间,戊戌年冬至凌晨五点。如同四十六亿年来的每一天,太阳和地球无意突...

汤世杰:湖北宜昌市人,一九六七年毕业于长沙铁道学院(现中南大学)建筑系,一九六八年客居云南至今。著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长卷散文、散文集及《汤世杰文集》等三十余部。作品曾获《十月》文学奖、云南省政府奖等多种奖励。文学创作一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原副主席、《文学界》杂志主编、云南省文史研究馆馆员。百姓的江天(节选)汤世杰一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起意再回故乡...

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帖子:“西藏是一种病,不去治不好。新疆是一种瘾,去过戒不掉!”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我的神经,“新疆的瘾”不由自主漫延全身,浑身都酥了起来—尽管离开新疆已经多年,我的神思,时不时仍会在那片大地上溜达!我常对朋友们讲,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旅游,这辈子,一定要去一趟新疆!如果不去,人生一定会留有缺憾!驴友圈里流传着这么一句话:“不到新疆不知祖国之大,不到新疆不知祖国之美,不到新疆不知...

2021-09-12 王剑冰:瞬间

一我从中原来,踏着黄昏的节律,我走得十分辛苦,即便是利用了最现代的交通工具。由此我会想到过去的那些中原人,他们跋山涉水多么的不容易。黄姚成了中国一个安逸的后院,由于种种原因离乡背井、颠沛流离的人,一点点找到这里,当作了永久的故乡。光滑的石板路上,印满了各式各样的步履。何香凝女士、高士其先生、千家驹先生、欧阳予倩先生也到过这里,石板路都记下了。包括我的脚步。我轻轻地走过这里,而后想对人说,黄姚...

命运诡谲河滩上越来越拥挤,以前每年夏秋大水横溢,摧枯拉朽的地方,已经被各式各样的房屋填满了。这至少反映了两个问题:一是南太行一带的自然生态已经今非昔比,大量的开采和种植,使得水土流失严重,且越来越干旱;二是尽管很多人选择了进城,但根子上都不舍得丢掉祖业,以至于近年来男女婚配,女方对男方的要求之一,便是不仅城里要有一套房子,老家也还得有,此为硬性条件。众多的普通房屋之间,赫然矗立着一座样式新鲜...

地理空间是文学发生的重要场域,中国是乡土文明大国,又是大河文明之国,江河是乡土上最富有诗意与灵性的地理空间。近现代以来,随着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海外留学潮的涌现、社会职业分工多样化等,文化人群体四处流动,与江河发生了更为频繁密切的联系,江河成为独特的现代文学地理空间。一方面,在乡土文明中,江河水滨不仅是很多文学家的栖居之地,孕育、留驻了他们生命成长中的黄金岁月,更是他们在四处离散、寓居现代都...

如此艰难写作在如今变得如此艰难,特别是小说家。他不像古代的诗人,只是采撷大自然,吟一吟风花雪月就可以成名。也不可能像他们,很早就能成名;或者用几句诗几十个字,就被历史送上顶峰。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7 岁就写出了千古名篇《咏鹅》:“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另一个唐代诗人白居易,相传16 岁就写出了《古原草》:“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魏晋时期...

上一页 1 下一页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