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雨辰:你蓝色的诗人坐在水中

 二维码 476
发表时间:2022-08-23 16:04

周雨辰,2000年出生于上海,本科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物理系,现为伦敦国王学院理论物理专业研究生。任零零诗社副社长,曾获第三届“零零国际诗歌奖”华语奖。作品散见《诗刊》《绿风》《西部》等各类刊物和年度选本。


一种长方形


我年幼的爱人

一种柔软正在分食我

黑烟飘过石膏像

和早春隐秘的颌线

掌纹里断句流落

你让静默向唇齿下沉

我们终将选择两种树木

与水或火焰和解


像石榴与棕榈木

等岛屿从海中升起

我带你进入剑

而你为我更本能地着色

花果间我们丢失形式

黄昏长出太多叶子

当蓝线削薄你的手指

你才能够找到我


还等哪只眼睛变作黑旗

向郁亮的日出奔去

等湿苔披着我的肌理

滑入生命的沟壑

我不再说什么

你在一道光沿上站着

我曾希望我也一样

是一切不是之物


你是灰色枪驳领

雨季   旧栅栏


你退进一切我的不能



细枝

——献给L


我的柔和是张透明的膜,

记得你唇印里最纤弱的细枝。

春天附在月牙上,钻进你无色的指甲。

你蓝色的诗人坐在水中,

捧着一面银白鼓。咚咚。湿的回声,

我把海的应答用梦睡尽。这个春天比

叶子要轻,你把水晶戴在小指。

你的眼睛黑,你的头发缠住

一柄小刀,你银色的影子划开时间,

雷电刺破我的手指。那是你

蓝色的诗人,用来记住春天的手指。

我是你蓝色的诗人,我记住一片苔藓。



柏与麈


越过语言的都是诅咒

我们被解梦人用病历囚禁

银色的窥视站在柏叶后

我恭顺地跪下   你膝头有

树的纹理   厚重如月光下沉

灵魂晦暗的一刻:

唇   静在薄纱后未动

眼神用已暮的手指说

有火焰在大理石下

焦灼而流转   沉默中

时间已无光地折断

也许   生命早有很多不语

是禁忌却熠熠生辉。


哎   原谅我吧

我不能呼唤你

你膝边年轻的形体

正等待一只手掌降临

你要我有桂冠   圣矛

乱线间真理的积

我便不能渴求别的

撕开伦理的墨痕

手向更黑更深处摸找

不知何物   必要在

语言最昏沉处蛰伏

既知它不祥

却也无力拒绝


何苦去说或写

如果在你膝前必然

转头回避   我年轻的心

第一次感到缠绕

衰竭的符文落地成蛇

游走在小腿和手臂

藤蔓锁住你威严的坐姿

群星躲进我的黑发;

我是小麈   在你双膝间跳跃

等待一支金矢把角变成柏枝

然后沉入漆黑的掌体

长久而秘密的呼唤



但愿世界没有风


和平的世界里没有风

不会有我祈祷你不要死去

我的父亲不会开门时撞见我抽烟

默契地转身离开


你不需要我的漂亮话

索菲亚的指腹划过巨釜

橡树和鲑鱼永恒的谈话里

没有充满恶念的造物主

他命名箭矢与君王

他在哭声中竖起雕像

一个影子三次叩击圣林之土

叫石塔高升于四方


你不需要我的金杯和短刀

你不需要我的盐和羽毛

你需要一只能托住圆球的手

承诺海陆各安其分

你不需要心善的古教士

用足印连接日轨

你需要七个被圆桌选中之人

擎住天空的重量


你本不需要在世界之间找寻我

或者旁坐于我难言的踌躇

你本不需要我揭示牌位正逆

或者见证天体的周期

和平的世界里我的父亲不会推门

撞见我在卧室抽烟

你本不该听见我脱下所剩无几的声音

为濒死的植被遮挡造物主的风



启蒙


拨开百合以启蒙我

灰柱里   三支冰剑消融于水

一个母亲轻托陶罐而坐

我的跪姿软得像羽毛


告诉我吧   你如何驯服

那些躲开颜色的空

教尖锐用圆形呼吸

让万物忘记构造


原来   我一直乘着雪片

在你无尽的发丝中漂流

如果我也向上而去

你会希望我与你相像吗



拉扎莱


红色的拉扎莱

细数它自己的骨节

可我从未呼唤你

只是向一月借走悼文

祈祷声被阳光磨成金针

从遗忘的粗辫里挑起发丝

扭转着拱作往生的小门

穿过它 便无需纪念我


蓝色的拉扎莱

目送讣告向冬日交融

甲虫与疫病在地下盘错

海的舌头长出指甲

新的春天仍然不谙世事

罔顾疾苦地逗弄飞鸟

带上我   就像擦去古书里

无关紧要的一句话


蓝色的拉扎莱

等你挖掘至十指流血

沙土归还某种干涸的弥留

和炉焰烧碎的姓氏

你把雷雨放进空心树干

用回响来叩拜月亮

半颗心脏换半只苹果

海陆相连   日月同辉


红色的拉扎莱

让苏醒浮出永恒之水

我尝试辨认神秘的休止

和乔装成赠予的回溯

你走出往生的小门

用半颗心呼唤我

就像春天对疼痛熟视无睹

只是坐在荒草间唱歌



白月光


让我在你的月夜举起银刀

重新命名   远古互锁的声响

百合球茎刺出云的手掌

滴落之血   我们不去过问颜色


你只需知道   因为我

雪山像嘴唇一样分开

把智慧的乳牙藏进松针

我也不曾作为易碎的景观

端坐于神坛   用贞洁

从双眼里赎出钻石


要记得我是你的祭司

傍水而坐   送走繁星之间的鱼

要虔诚   垂耳在我的掌心

听我将珍珠变成数字

落入透石膏瓶   竖纹至密

预言大地来日的解理

要恭从   我会戴上三相月冠

成为下一个持水人


你只需要来到

我林间的圣所而不着衣物

今夜   满月映出一把银刀

智慧比石蜡更加光滑

你只需要呼唤三次

一次跪入泥土   一次升上夜空

最后一次   转向你自己朴素的心

去亲吻   我留下的三枚指纹

文章分类: 现代诗歌
分享到: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