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茗的诗

 二维码 565
发表时间:2022-08-23 15:54

楚茗,1996年出生,祖籍湖北,写诗同时从事影视剧本创作,现居重庆,自由编剧。


铁 匠


我走过铁铺时

天边金色的童年只剩晚霞

那个铁匠并不知道

他五岁的儿子同他一样哭着要酒

一锤接着一锤,他锻打肉身时

枯成木折断一层天色,天色又远了一里

为了装满酒瓶里空荡的中年

他依旧打沉默如铁的哑谜

难道他真的不知道

有多少孩子曾为不能饮酒的童年而哭

好在我年少离家

有过一段醉生梦死的好时光

我加快脚步,只觉得周身疼痛

他一捶接着一锤,秋风逐渐清脆


旧 女


所有跳动的阴影都敲打我的肌肤

所有繁华的灵魂都重重点地

所有晴空下的人群都令我失望

只有正午时我身上红色的绣迹

旧得很新很新,让人欢喜

走入光影交错的地带

肉身隐藏的秘密被提上台面

皱纹,雀斑

时光对女人的装饰相当精致

一个晴朗的秋日就将多年的劳苦补偿

我发现自己是你旧得最新的女人

对所有叶子,秋天,都爱了又爱


闯 红 灯


在去医院的路上

总觉得烈日与车辆都是来夺我命的

就像器械在体内穿梭

车辆啊,或者那些带血的刀锋

旁边的母亲在哭泣

她替我恨你,她替我爱你

面对我,我们都是束手无策的人

回去的路上,她拉着我闯红灯

左右闪躲间,竟也得了一条生路


证 明


我想起母亲自问——

“你拿什么证明

你的青春和暮年都是你?”

在这个不可言说的世界

她早已向逝者学会沉默


一串生涩难懂的医学名词挂在胸前

当年的母体已不再新鲜

穿过人群时,我突然不知身在何处

并恐惧是谁的死让我难过


回龙湾是一个热气腾腾的地方

人烟上升到三楼已所剩无几

我曾吃肉喝酒

在烧烤摊上一块盛怒而有力的碳火里

看到红色的母亲


雨的深处正在飘雪


雨的深处正在飘雪

曾经相爱的人将在一首诗里

交换心中的精巧花园

我推开门

不知百无聊赖的生活将去向何处

这城市无法从车水马龙中抽离

只有我脚下的街道

空无一人并被牛羊占领

只有我,被孤鹰从指缝间击中双眼

并被狂风夺走衣物和皮鞭

雨的深处正在飘雪

我穿过人群

所有行进只与脚步相连

所有目光

只盼望一段有趣的交谈

让夜晚从星空开始明媚


当我手中没有利刃


此刻落雪无声

什么也不能见证

但我依旧爱着,爱冬夜永恒

我爱极了那些活不到春天的誓言

也曾不止一次地走进黑夜,等你触碰

冰凉的肌肤一旦相遇

就立刻燃起大火

这多像我们为爱情耗尽的青春啊

宝贝

今后只有我,余生无畏

时刻准备为你变成孩子

并对所有艰难的事物缴械投降

当我手中没有利刃

变成在冬日安睡的牛羊

喂我你春日收割的青草

我已时刻准备磨灭自己的斗志

并被你所伤

当我手中没有利刃

我要变成女人,什么都不对抗

我要做水,任你抽断,流淌

悬浮在这苍茫的大地上

当我手中没有利刃

我什么都不是

但你,你要叫我一声:"宝贝"


云草之间


当我们牵手,离别总在脑海浮现

亲爱的

天地已变辽阔,像拉长了的战火

在云草之间,在荒凉之外

我只迷恋战争和爱情


也许在乱世我们会更加相爱

午后相拥入眠

梦里有大片荒草未被焚烧

它们有全部的秋天和不会行走的脚

我说我们早已熟识,我将长留此地

然后一声抢响,谁也没有死去

只是离别总在我脑海浮现


"再走一会儿"

我们互相注视,互相爱恋

此刻,我想把所有时光拍卖

直到你的衰老连起我的死亡


静 夜 思


黑夜,黑夜根本无需点灯

我心底的街市繁华,时辰欢乐

好像全部的生活都不如此刻

此刻

我在每一秒里漫长地衰老着

那些必将破土而出的皱纹

会弄清来时的路径

那些久坐的疼痛和双眼的干涩

让我的黑夜怕极了万家灯火

今天它自然地黑下去

虫鸣接替鸟语,一切格外清晰

今天白昼的劳作只属于白昼

所有问题

都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找到答案

对夜晚只字不提

         

秘 密


如果可以

我会把你同那些跌落尘世的情诗

一起束之高阁

至于诗人笔下的丁香和玫瑰

它们是通过何种秘境寻得爱情的

我们暂且未知

但我爱你

像秋风吹尽一个人全部的心思

身体变成枯叶

保持生前相爱的姿势

只有大地知道我曾这样爱过

曾在花开时,悄无声息地放肆过


窗 前



我的窗前

由于盛产树木而少有人烟

我看到树很高

路人提起嗓门呼喊

他们一转身,秋风吃掉故人的名字

空旷一片


我看到树隐于半空

像大海在我窗前入睡

我看到海上秋风消瘦

吹散我的盛世童年

而你,只是零星地一闪

在夜空里一颤

抖落了上一个十年


树很高,爬上天边的远山

世界的星光依旧新鲜

只是此生再无可以破碎的盛世

和多余的流年


一 天


总有一天

云朵找到它的羽毛,飞离人世

时间把没吃完的早餐还给我

我生活,口,眼,鼻依旧是我

没来得及爱的人

从窗前一一走远

这种把戏,每一代人都玩过

而今到我


总有一天,叶子停止凋零

我的脸沿着前人的轮廓衰老

我的窗前空无一人

左手握的风尘是我

右手盛的清粥也是我

他们吃饭,交谈,努力生活

只是比以往更加沉默


给我这样的一天吧!

像个老人那样开阔

我把废墟安放在那里,画上句号

把此生没用完的破折号统统丢掉

像一个空碗那样心满意足

带着沉默的骄傲


鸢 尾


鸢尾,鸢尾

你根部巨大,放纵敏感的触角

去尘土里挣扎,带着还会爱的身体

你把自己借给谁?

开出一朵精致的花吗?


鸢尾,鸢尾,多像一只落在世外的鸟

失羽,失语,不该归

送你尘世的蓑衣带水

藏起令人惊讶的哭和枯萎


鸢尾!爱暮春吗?

爱它悄无声息的死和消退

鸢尾!向自己忏悔吗?

不是每一粒尘土都满含安慰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