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成:冰城的春

 二维码 1
发表时间:2022-08-23 15:12

四月和五月之间,姗姗来迟的春风才越过万里长城,来到了哈尔滨这座冰天雪地的城市。说到春日阳光的神奇,大抵只有黑龙江人才能体验得到的罢。在春天的阳光下面,你会发现那些堆积在街道两旁和广场上厚厚的柔柔的雪,似乎是被这从天而降的亿万把无形的春阳之剑刺成了一簇簇银色且锋利的“冰笋”之林。漫步在街上,那冰雪消融的湿润气息,那甘甜湿润的风浸入你的肺中,在莫大的陶醉与感动中,倏忽之间你会有一种小困惑,呵,这一束束冰戟似的银笋并非纯粹是春阳的杰作,它们也是在春风的陪伴下共同完成的啊。

是的,有时候你感觉不到春过来了,甚至感觉不到春风吹拂的伏起与律动。然而,你却分明感到她就环绕在你的周围,并且遍布整个天地之间,真真地嗅到她凉爽的气息已将整座的城市笼罩了。我记得宋代的王观在一首词中写到:“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同样的,倘若此时你来到了黑龙江,莅临哈尔滨城,恰好赶上这样的清朗碧阔的时节,那真是一个天大的造化,莫大的幸运。所以,劝君千万不要匆匆地离开,一定要在春风吹拂的街道上走一走。

的确。在这样的时节,顶好是一个人出门,一个人静静地、款款地走,放下灵魂上所有的辎重,全部的生活琐碎,用全身心去体会那轻拂的春风,无声的阳光,和湿润的冻士融化的律动。或许此时你还穿着冬装,身着厚厚的棉衣,戴着棉帽子,可是,当你走在街上,你就会下意识地解开棉衣上的扣子,摘下帽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整个春天拥抱在自己的怀里。呵,那种沉醉,那种滋润,那种畅快,那种舒心,真真是难以言表。斯情斯景,你或许还记得深秋的秋风将城市里所有树的叶子摧残殆尽的样子吗?树上的叶子全部凋零了,只剩下硬硬的黑色的枝干,放眼看去,俨然无数把冰冷的铁戟。其实,从那个时候起你就开始期盼春天了。

现在,你正走在春风里。沐浴在春的阳光下,你就是神啊!此时你会发现,那些曾似铁硬的树冠悄然地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灰雾”,朦朦胧胧,延伸到城市的尽头。这薄薄的灰绿色的“纱”,在春风的吹拂下轻轻地,柔软地拂动着。若是你走近它们,你会发现这柔软的枝条上已经萌生出一排排褐色的小芽苞,密密匝匝,有序的排列着。啊,春天终于来了。

设若说你是外乡人,运气又好,赶上了哈尔滨城的第一场春雨,你一定要放下手头上所有的人间俗事到街上去,擎一把玄色的或者透明的伞,一边体验这第一场春雨赋予你那种独有的梦幻感,一边倾听春雨敲击在伞面上所发出的音乐般的奇妙之声。斯境斯情,你就是神呵。这“像雾,像雨,又像风”的春雨,悄然地洇蕴在无涯的天地之间。正是这细碎的、湛凉的、絮语一般的春雨,润滋着树技上叶的芽苞,催发着地上青草的嫩芽儿,轻柔地融入到你的心田,你也成了春天的雨,春天的风,春天的嫩芽儿了。

春雨之下,这转瞬之间弥漫了全城的嫩嫩的新绿,予人的感觉不单是神奇,而是充满生机、充满活力的神圣了。它鲜活地展示着新生命的开始,人世间所有的,新的目标和新的梦想,就是在这样的新绿中编织而成。无论对那些熬过严冬的人们来说,还是对那些大病初愈的朋友们,抑或从情感的困境中刚刚走出来的兄弟姐妹,这春风春雨下的新绿,可谓是天地造化,无私奉献给你的一剂神奇的良药,让你有脱胎换骨的大痛快、大解放。是啊,普天之下,只有经历过严冬酷寒之后的城市里的人们,才能享受到如此悲天悯人的天泽。

如若你来到了江边,那冰封的江面,在严冬时节也有一两米厚厚的冰层,曾经奔腾东去的大江似乎被凝固成了冰石般的路,即便是十几吨的载重卡车也可以从江面上奔驰而过。然而,此时此境,冰封的大江在春风春雨的吹拂和滋润下面,渐渐地改变了颜色,不再像玉,不再像水晶般晶莹剔透了,而是变成了深浅不一的灰色,已经在春风的吹拂下,在曾是冰封的江面上泛起来一朵又一朵“桃花水”了。

远处传来了沉闷的,让人振奋,让人激动的春雷声。春雨在雷声的陪伴下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冰封的江面上骤然间发出了脆脆的迸裂的声响,像野马的嘶鸣,亦如无数片大玉的破碎,轰然一声,冰封的江面完全碎了,形成了没有尽头的冰的田,随后,冰田开始运动起来,相衔而行,叠加而出,咔咔,咔咔,彼伏此起,这瞬间崩裂成的亿万块冰排缓慢地向东流去,大大小小,簇簇拥拥,像野马似的,像浮云似的,向战场上的战士们,像浩浩荡荡迁徙的吉普赛艺人,簇拥着向东流去,构成了奇伟壮观的画卷。我曾经在一篇长篇小说里这样写道:“素冬一过,阳气一拱,拼了命的春风撞开三月门,就在这条江面上大呼大号,大呻大吟,浑浑沌沌,反反复复,蹂躏多日……雪也软了,冰也酥了,清亮亮的桃花水一放,水面上漂枯叶子了,冰排儿就要下来了,江风水腥腥的,背后的晚照,圆得止壮。”虽说这样的文字似乎过于强悍,然而这的确是开江的真实写照。

是啊,每年的春天我定要从远道赶回来,就是要观赏这壮丽的风景。思考,浮想,或者什么也不想,站在江岸上呆呆地看着,似乎自己的灵魂都被这浮走的冰排带走了。有时候思索是一种幸福,然而,什么也不想,更是一种沉醉,一种享受。

是啊,冬去春来兮,岁月流失。亲人走了,朋友走了,父辈们也早早地走了,然而只有这大自然界,这载冰流去的大江始终与你不离不弃,伴随着你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天的日子。它,才是你永恒的朋友,终生的伴侣呵。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