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导演远山(散文):红色往事

 二维码 341
发表时间:2021-11-30 16:11作者:红色往事来源:国际文艺网

SHOW



投稿邮箱:1634513920@qq.com




红色往事

(散文)远山


九十年代中旬,我在北京陶然宾馆组建了一个俄罗斯艺术表演团,场场演出爆满。虽然是一支俄罗斯民间歌舞艺术团,但大多数演员都毕业于白俄罗斯舞蹈学院和莫斯科著名的艺术学院,他们通过高层的艺术训练,颇具表演实力。歌舞团不仅有世界宝贵的舞蹈艺术风格和观众熟知的节目,还有独特的艺术形式,他们采用前苏联民间舞蹈的传统形式,广泛取材于民间传说,并与古典舞蹈艺术进行完善结合,吸收了世界各国的优秀舞蹈形式,如西班牙舞蹈、吉卜塞舞蹈、运动舞蹈、现代舞蹈、世界民间舞蹈,还有观众喜爱的桑巴舞、阿拉伯肚皮舞等等节目,风格各异演员表演完美,艺术家们精彩表演其出色的表现令人赞叹受到好评。该团在充分演绎其经典节目的同时,还专门创作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舞蹈和一些中国观众喜爱的中,俄文歌曲等。该团是一个群英汇聚的歌舞团。色彩缤纷的艳丽服饰,雅致清丽且奔放的少女舞蹈,令人目不暇接的高难度飞旋腾翻的绝技等,给观众带来与众不同的艺术陶醉和享受。
演出节目单1、大型开场舞:祝福2、舞蹈:摩尼黑舞蹈3、俄罗斯舞蹈:爱之恋4、中国歌曲5、吉普赛舞:愉快得旅程6、法国康康舞7、芬兰:波尔卡舞8、海军舞蹈:勇敢士兵9、哥萨克舞:我在草原10、阿拉伯独舞:肚皮舞11、女声独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12、大型乌克兰舞蹈:欢庆13、俄罗斯环舞:漂亮女人14、俄罗斯少女环舞“链子舞”15、舞蹈戏剧:“西伯利亚组曲”16、“卡德利尔舞”17、欢快群舞:“快乐的踢踏舞”18、“车夫舞”男群舞19、歌舞:“难忘今宵”20、舞蹈:法国康康舞。

   远山与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女儿瞿独尹在一起

一天晚上,一位面貌端庄清秀、举止大气高雅、一副高贵学者派头、年过七旬的女士来到演出现场,神采奕奕地观看每个节目,并不时地给演员们报以热烈的掌声,我亦被这位与众不同的观众所吸引。演出快结束时,她的随从来到我的身边提出要求,那位女观众希望上台与俄罗斯艺术团的演员们见个面。我问他那位神秘女士是谁?来人告诉我她是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之女瞿独伊,在俄罗斯生活了十多年,有着一种特殊感情。我惊喜万分,瞿独伊一生颇具传奇色彩,有关她的革命历程和红色故事早有耳闻,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见到她本人,一种敬仰她的心情油然而生,哪有不答应她的道理。
我在随从的带领下快步走到瞿大姐身边,先举手向她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我当过兵),然后便与她亲切握手,再然后把她带到台上,当我向台下观众介绍了她的身份后,台下观众全体起立,并报以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足见瞿大姐以及她的父亲瞿秋白和母亲杨之华有多么高的社会声誉。瞿大姐用标准的普通话向台下观众表示亲切问候,然后又用流利的俄语向俄罗斯艺术团的全体演职人员表示问候,十几个俄罗斯美女瞬时围过来与瞿大姐亲切交谈。

瞿独伊(红衣女士)与俄罗斯艺术团演员亲切交谈,后排站立者为本文作者远山


此时演出已经结束,然而居然没有一个观众起身离场,一个个都聚精会神地把目光投向台上瞿大姐的身上。瞿大姐深受观众的热情感染,起身走到台前,自我报幕道:最后一个节目,由瞿独伊演唱苏联革命歌曲《小路》,请大家欣赏。
全场一片热烈的掌声。
瞿大姐立即亮开歌喉用俄文和中文两种语言演唱:
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我要沿着这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纷纷雪花掩盖了他的足迹,没有脚步也听不到歌声,在那一片荒芜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在那一片宽阔银色的原野上,只有一条小路孤零零。他在冒着枪林弹雨的危险,誓死将我心中挂牵,我要变成一只伶俐的小鸟,立刻飞到爱人的身边,我要变成一只伶俐的小鸟,立刻飞到爱人的身边,在这大雪纷纷飞舞的早晨,战斗还在残酷地进行。我要勇敢地为他包扎伤口,从那炮火中救他出来。我要勇敢地为他包扎伤口,从那炮火中救他出来。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我的小路伸向远方,请你带领我,我的小路呀,跟着爱人到遥远地边疆。请你带领我,我的小路呀,跟着爱人到遥远地边疆。
歌声还没结束,全场便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瞿独伊大姐兴奋地对全场观众说:“我演唱这首歌,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在莫斯科的那些日子。《小路》是苏联人民艺术家弗拉吉米尔·格列戈列维奇·查哈罗夫的代表作,我一到莫斯科便学会了这首歌曲。当时苏联有不少脍炙人口的革命歌曲,如《游击队员热列兹涅克》、《肖尔斯之歌》、《空旷的田野》、《有谁知道他》、《莉莉玛莲》、《如果战争在明天》,以及蕴含着俄罗斯经典文化主题的《伏尔加船夫曲》、《三套车》、《卡琳卡》等等。那优美的旋律、多彩的歌词、深邃的意境都让人们陶醉其中。《山楂树》中有‘歌声轻轻荡漾在黄昏的水面上,暮色中的工厂已发出闪光’的浪漫。在二十年代中,我国的一大批青年在苏联这些歌曲声中走向革命、走向新的生活,那些歌曲成了他们一生中最钟爱的歌曲。在其后的三十年代,又有一大批青年在手手相传的歌本中了解了前苏联歌曲,在那缺乏浪漫、柔情的岁月中,前苏联歌曲滋润了一个又一个渴望释放真情的心灵。”
瞿大姐给今晚这场演出平添精彩,演出结束观众却久久不愿离去。

瞿独伊(正中红衣女士)与俄罗斯艺术团部分演员合影留念,其中还有原国家主席刘少奇长女刘爱琴、原无产阶阶革命家任弼时女儿任远征、原林彪元帅女儿林豆豆等老前辈的子女,后排右一为本文作者远山。


从此瞿大姐便经常前来观看并指导演岀,有时还与俄罗斯演员同台演出,特别是她与俄罗斯八个美女表演苏联红军的《水兵舞》留给观众极其深刻的印象,她漫步舒臂,旋转腾跃,全场寂然,跳至精彩处,全场观众击掌和之,瞿大姐那优美的舞姿至今还仿佛出现在眼前。
从此我便与瞿大姐保持了二十多年的交往,也便从她囗中了解了她那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生。

              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原中共早期领导人瞿秋白

瞿大姐回忆说在她模糊的记忆中,她的父亲瞿秋白话不多,很温和,戴着眼镜,很清瘦。母亲不让她简单地叫“爸爸”,让她叫“好爸爸”,她就一直这样称呼瞿秋白的。而瞿秋白也就亲切地称她“小独伊”。在她的心目中,瞿秋白就是她的慈父。
1927年大革命失败,中国革命进入了低潮,在此情况下,中共召开了“八七会议”,会上选举出以瞿秋白为首的中央临时政治局。
1928年6月18日—7月10日,中共“六大”在莫斯科郊区的一座乡间别墅中召开。当年参加“六大”的正式代表有:瞿秋白、任弼时、周恩来、罗亦农、杨尚昆、陆定一、苏兆征等第一代革命领导人。7岁的瞿独伊也随父亲进入了“六大”驻地。

                瞿独伊与父亲瞿秋白、母亲杨之华在莫斯科全家福

瞿独伊的母亲杨之华时任中央委员,也是“六大“的代表。在那反共势力十分嚣张的情况下,杨之华不知把女儿瞿独伊放在何处为好,只好带上她随行。瞿秋白承担中共“六大”大会领导工作,负责起草《政治报告》和《政治决议》,并代表中央作了政治报告,批评了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同时在批评“左倾”盲动主义时,瞿秋白作了认真的自我批评,诚恳地希望代表们对他犯的错误予以批评和帮助。会上,瞿秋白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和政治局委员,向忠发成为中共总书记。会后,瞿秋白留在莫斯科,任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杨之华进了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
瞿秋白、杨之华工作学习太忙,只好把瞿独伊送进一家孤儿院。1928年年底,瞿独伊被转到莫斯科郊区“森林学校”读书。1930年7月,瞿秋白和杨之华奉命回国工作。考虑到国内白色恐怖严重,带着孩子从事秘密工作很不方便,只好忍痛将瞿独伊留在莫斯科国际儿童院,并委托国际友人鲍罗廷夫妇代为照顾。瞿独伊回忆说她在鲍爷爷家生活是那么愉快,感觉那么亲切。晚饭后,鲍奶奶就放唱片听音乐,尤其是来到鲍爷爷家的孩子多的时候,大家就伴着音乐翩翩起舞。鲍爷爷的儿子、媳妇都参加,又唱又跳,热闹的很。
1935年秋的一天,瞿独伊和儿童院的同学到乌克兰的德聂伯彼特罗夫斯克旅游。就在这一天的《共青团真理报》上瞿独伊读到瞿秋白英勇牺牲的消息。瞿独伊顿时一阵强烈的头晕目眩,失声大哭,当即昏倒在地。老师和同学急忙抢救,瞿独伊慢慢从深沉的哀痛中苏醒过来。
瞿独伊回忆说30年代初她爸爸和妈妈回国后不久,就遭到刚刚回国的王明的迫害。瞿秋白离开了领导岗位,杨之华当年所担任的中央妇女委员的职务也被撤销。经济上也予制裁,使之生活艰难,瞿秋白只好转入文学艺术领域,与鲁迅等结为亲密战友,以笔杆子为武器,为中国革命文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1933年9月起始,在全党开展对瞿秋白的批判,污蔑瞿秋白为“阶级敌人在党内的应声虫”。不久,又指派他到中央苏区。临行前,患有严重肺病的瞿秋白请求让妻子杨之华同行,竟遭到拒绝。
瞿秋白、何叔衡、邓子恢带领一支小分队在福建闽西山区游击转移的紧急突围的战斗中,何叔衡因年老体弱中途不幸光荣牺牲;邓子恢冲出包围幸免遇难;瞿秋白因长期患肺结核,翻山越岭难以支撑而被敌人逮捕。瞿独伊回忆,按蒋介石密令给她父亲照相以验明正身的人曾很感慨地说:“瞿先生与行刑者走在一起时全然不俱,竟分不清谁是即将杀人者,谁是即将被杀者!”在她父亲就义前夕,中统特务头子陈立夫曾派了中统局训练科长王杰夫到长汀监狱去劝降,企图用亲友之情打动她父亲,她父亲回答说:“事实上没有附加条件是不会允许我生存下去的……这条件就是要我丧失人性而生存。我相信凡是真正关心我,爱护我的亲属,特别是吾妻杨之华,也不会同意我这样毁灭的生存。这样的生存,只会给他们带来长期耻辱和痛苦。”
1935年6月18日,瞿秋白在福建长汀中山公园英勇就义。行刑前全园为之寂静,鸟雀停息呻吟,瞿秋白信步至亭前,已见酒菜四碟,美酒一瓮,彼独坐其上,自斟自饮,谈笑自若,神色无异。然后,瞿秋白慢步走向刑场,他手挟香烟顾盼自如,缓缓而行,沿途用俄文高唱《国际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革命胜利万岁!共产主义万岁!”
到达刑场后,瞿秋白盘膝坐在草坪上,对刽子手点头说:“此地很好。”
瞿独伊讲到以上情节时,眼眶里早已溢满泪水,泣不成声地说:“我十分敬佩爸爸的大无畏革命精神,我的‘好爸爸’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
1935年秋,在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七次大会上,杨之华当选为国际红色救济会常务理事,留在莫斯科工作。会议结束后,她立即去拜访了鲍罗廷一家,以谢两位老人对女儿瞿独伊的关爱之情。接着到国际儿童院看望瞿独伊和其他中国革命老前辈的后代。离别五年之久的母女终于团聚了。但是,这种略微有些欣慰的日子过了不久,杨之华母女的灾难又临头了。王明等“左倾”宗派集团的头头们又回到了莫斯科,重掌共产国际的大权,捏造罪名,污蔑杨之华有“政治问题”,撤销职务,停止党的生活,没收医疗证,停发生活费,宣布隔离审查;禁止杨之华同女儿瞿独伊见面。杨之华母女在这种政治迫害中熬过了两年。
几年以后,党中央在延安清算了王明宗派路线的错误,任弼时同志被派往莫斯科任驻共产国际领导,为杨之华平反,恢复了组织生活,安排她到东方大学边工作、边学习、边治病。瞿独伊这才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中共决定部分留苏人员回国参加抗日战争。杨之华携小女瞿独伊离开莫斯科路经新疆回国。到达迪化,竟被新疆军阀盛世才投入监狱(其中包括我党应盛世才之邀从延安来在新疆帮助工作的人员和一些在新疆养病的红军伤残员共150名干部及子女)。中共领导人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惨遭杀害。
杨之华当时没有暴露身份,化名杜宁。她不止一次地教育和叮嘱瞿独伊:“被捕,在革命是难免的,反真理的敌人不配审判为真理而斗争的人。到那个时候,真理要审判反真理的敌人!”瞿独伊亲眼目睹了敌人押着杨之华去受审讯的情景。瞿独伊说:“妈妈迈着坚定的步伐,昂首挺胸,无所畏惧地走出牢门。审讯时,妈妈大声揭露盛世才出尔反尔迫害共产党人的阴谋,敌人竟然拍桌子大叫大喊,扬言要枪毙。妈妈冷眼相对,明确地对审讯者说,我们从信仰共产主义那天起,就准备掉脑袋,决不改变信仰!”
敌人除派来一个姓黄的叛徒监视被关的同志外,另外一个姓张的来到被敌人隔离开的周建、刘志云等人中间进行策反:“你们年纪轻轻的,若出去,可以和丈夫团圆,共产党嘛,出去以后还可以再加入的。”
朱旦华(毛泽民的夫人)和杨之华等耐心给妇牢的同志们做工作,敌人在审讯中未能获得他们所需要的材料,策反也未成功,于是,就盯上了“囚徒”中年纪最小的瞿独伊。在一次审讯中敌人以诱惑的口气说:“你还年轻,只要答应我们,出狱后会很快给你找一份工作。”
瞿独伊愤怒地回答说:“我决不单独出狱,决不会为你们工作,我们无罪!你们必须把我们全体无罪释放,并把我们送回延安!”
在狱中,瞿独伊和大家一起参加静坐绝食的斗争,要求改善牢狱生活;参加悼念难友牺牲的纪念和抗议活动等等。杨之华患有肺病,在狱中病情加重。狱方不得不派人陪她外出到医院看病。医生是苏联人,妈妈用俄语同医生交谈,希望医生能通过苏联领事馆向共产国际通报中国革命者在新疆被捕的情况。不久,杨之华再一次看病的时候,苏联医生悄悄地塞给妈妈一张小纸条。回到家中,妈妈打开纸条一看,原来是共产国际给大家发来的鼓励电报:同志们,你们要坚持!落款是共产国际领导人季米特洛夫。这张小纸条极大地鼓舞了难友们开展斗争的士气。
1946年,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周恩来要求蒋介石释放在新疆囚禁的共产党员。蒋介石同意放人,指示张治中将军负责办理。张治中临行前,周恩来、邓颖超专程为之送行,请他务必救出被关的难友,并派人护送他们回延安。之后,周恩来和邓颖超又单独找到当年曾任迪化市市长的屈武(原上海大学校长于右任的女婿),委托他找到杨之华以营救被关在牢狱的难友出狱。屈武市长在女子监狱找到了杨之华的下落。然而,新疆警务处处长胡国贞却不允许杨之华与屈武见面。屈武当即点名要见瞿独伊。
屈武对瞿独伊说:“我是于右任的女婿,认识周恩来,也认识你父亲。我是同情共产党的人。周恩来很关心你们,问你们有什么困难。”
接着屈武又说:“张治中将军到过延安,来新疆任职,你们快要被释放了。”
不久,张治中再次派屈武到狱中探望杨之华等,并带了一些钱慰问大家。难友们唯恐上当受骗,拒绝接受钱财。当时屈武解释:“张治中主任派我们来为大家办好事的。这些钱不是国民政府的钱,是张治中主任受周恩来委托,给大家改善生活用的。”经过研究收下了这些钱,同时,牢中的党组织决定,由杨之华亲自给张治中写信,要求恢复自由以及关于何时回延安事宜。张治中接信后,亲自会见并宴请杨之华母女、陈潭秋的助手吉合、朱旦华等六位中共难友代表,并说:“你们要赶快准备,越快越好,不能先宣布释放,更不能先见报再走。否则,会有危险。”
他对杨之华说:“师母(张治中在上海大学学习时,是瞿秋白的学生),请你相信,我已三次到过延安作保证,保证把你们安全送到延安。”
不久,张治中安排交通处长刘霖哲少将带队,调动了十辆美式大卡车,配备了通讯、医务、军需人员等护送我们130名蒙难人员离开新疆牢狱,历经一个月长途跋涉,终于回到了延安。
党中央为新疆蒙难人员的归来召开了盛大的欢迎会。不久,毛泽东主席又特邀杨之华、瞿独伊、朱旦华、毛远新到家中做客。后来,毛主席单独请杨之华母女到家中做客。毛主席郑重地说:“瞿秋白同志的问题解决了,中央已作了一个《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1946年,用瞿独伊的话来说,是她一生中少有的幸福岁月,走出了牢狱回到了延安,她爸爸的名誉得到了恢复,她妈妈担任了党中央妇女委员和晋冀鲁豫中央局妇委书记;她自己由张子意(新疆牢狱领导人之一)、严振刚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由于瞿独伊在牢狱中表现突出,入党时免后补期。


瞿独伊在开国大典那天用俄语向全世界播出毛主席讲话


这一年,瞿独伊和她的丈夫李何一起被分配到新华通讯社工作。
在开国大典上,瞿独伊用俄语向全世界播出毛主席讲话。1950年3月,和丈夫李一起受组织委派,到苏联创建新华社莫斯科分社,作为我国第一批驻外记者赴莫斯科建立新华社记者站,期间多次担任周总理和中国访苏代表团的翻译。1957年回国到中国农业科学院工作,1978年在新华社国际部俄文组工作,1982年离休。

   瞿独伊获颁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

2015年4月,瞿独伊获颁俄罗斯卫国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

中共中央授予瞿独伊“七一勋章”

2021年6月29日“七一”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同志把一枚“七一勋章”亲自挂在瞿独伊胸前。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瞿独伊时年100周岁,又出生在七月一日,世上哪有这样巧合的事!?
2021年11月26日,瞿独伊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惊悉瞿独伊仙逝的消息,我当即便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写下这段文字悼念敬爱的瞿独伊大姐。请微风携带无限的哀思吹过你长眠的山谷,让细雨饱含深情的缅怀润泽你脚下的土壤,手捧一束淡淡的菊花,承载无声的祭奠,祈愿你在天国安心长眠!愿阵阵清风带着我的问侯,寄托我对你的无限思念;愿滴滴细雨带着敬意,寄托我对你的无限缅怀。

                远山与瞿独伊参加原国家主席刘少奇百年祭会场留影

今天我用这段文字追忆瞿独伊大姐,将再次向人们展现一幅中国革命斗争的历史画卷;将再次向人们展现有你心中共产党人的高大形象;将再次使人们共同受到一次形象的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将再次引起人们的思索,思索过去,思索今天,思索未来,思索我们走过的漫长的路,思索我们这几代人……

远山简介:作家、编剧、导演。七十年代末从事文学创作,至今发表出版各类题材的文学作品800多万字,其中多篇部获奖并搬上了银幕和银屏。1985年步入影视圈,先后编导各类题材的影视剧四十多部,其中多部获奖。八十年代起主打红色文化,先后创作过许多红色文化的文学作品,编导拍摄过多部反映红色文化的影视剧作品。尔今是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会员,誓将红色文化进行到底。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