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陈爱萍:文学很神圣,文人有责任

 二维码 164
发表时间:2021-10-28 12:17作者:陈爱萍来源:国际文艺网

微信图片_20211028121600.png


文学很神圣,文人有责任

——从“屎尿屁体”诗歌说起

                       陈爱萍


文学一直如我心中最神圣典雅的殿堂,而诗歌是这座殿堂里最璀璨夺目的明珠!她就像我心中最圣洁的仙女,不容侵犯和玷污!

从狭义的角度说,我不是诗人,不会作诗,但我是个当之无愧的纯粹的诗歌爱好者。我从小就爱看诗,特别崇拜诗人,甚至爱屋及乌到对喜欢看诗和吟诗的人都情不自禁心生好感。

我对诗歌的喜欢,最早源于我在小学低年级课本里学过的唐诗宋词、儿歌、童谣及现代诗等,如《静夜思》《春晓》《村居》《小池》《回乡偶书》《咏鹅》《秋天来了》《天上的街市》……数不胜数。它们或形象逼真、生动有趣;或活泼灵动、童趣盎然;或节奏轻快、朗朗上口;或词句优美、动人心弦;或借景说理、通俗易懂;或娓娓道来、亲切如故……

大多数诗是兼具以上优点,引人入胜,让我百读不厌,爱不释手。我经常会忍不住一边声情并茂朗读,一边不由自主地置身其中,随诗而动,或摇头晃脑、或手舞足蹈、或捧腹大笑,如声临其境。

那时,虽然我要在老师的讲解和引导下,才略懂它们的意思和内涵,但因为发自内心地喜欢,不知不觉地,它们就在我心中凝结成一颗美好的种子,让在农村土生土长没见过世面的我因此滋生了一些迫切的向往、一些热切的憧憬,还有一些我描述不出来的朦朦胧胧但令我蠢蠢欲动的奇妙感觉。这应该是我幼小的心灵对陌生的世界开始萌生好奇和好感的主要根源之一吧。

到现在,四十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时读过的诗在我脑海里产生的各种唯美的画面,譬如:嬉水的鹅群、放牧的孩童、青青的草原、雨后的竹林、跳动的溪水、甘甜的清泉、冬日的暖阳、皎洁的月光、袅袅的炊烟、傲雪的青松、星空的夜灯……

这些画面,让我觉得这个世界更生机蓬勃、更暖意昂扬、更雅致洁净……无形中增添了许多生活乐趣和人生动力。诗歌描绘的美好意境一直装在我心中,滋润着埋在我心底的那颗美好种子,也时不时帮我疗愈莫名滋生的不良情绪以及生活制造的哀愁伤痛。

我想,这应该是成年后,无论遭遇什么,我一直秉持“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恋”的良好心态的主要原因之一吧。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求学阶段的延伸,我在语文课本或课外读本里阅读过的诗歌越来越多,对诗歌的理解和领悟逐渐加深,诗歌带给我的感触和感悟也越来越多。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那时的诗人作诗水平普遍高,我读过的诗歌总体上来说都不错,读后总能让我受益匪浅,收获良多!我有时惊叹其词句优美凝练,有时赞叹其意境深远悠长,有时佩服其内涵丰富深刻,有时感慨其气势恢宏磅礴,有时折服于其耐人寻味又启人心智的哲理,有时感动于其沁人心脾又催人奋发向上的力量……而很多诗是以上多种优点兼而具之,读后,让我不由自主仰慕那些会吟诗作赋的才子佳人,甚至会萌生跃跃欲试的创作欲望。

总而言之,那时,每每静心阅读诗歌或其他正儿八经的文学作品,总能让我产生愉悦的心情、蓬勃的朝气、积极的思想、深刻的反思……我想,这应该就是文学存在的意义和它被赋予的神圣使命吧!

而最近,非常不幸,我不小心读到了一些大受吹捧的“屎尿屁体”诗歌。站在一个资深诗歌读者的角度,我想以客观真实、公平公正的态度直言不讳地说,这些“屎尿屁体”的诗歌,不仅没有带给我以往读诗时自然而然产生的美好感觉,还严重恶心到我了,更让我觉得恶心的是那些不惜笔墨纸砚和文人墨客尊贵身份倾尽全力去吹捧它们的“文坛名人”。

我不知道,他们在吹捧那些“屎尿屁体”诗歌时,有没有想过,这块不怎么好看的遮羞布总有一天要被无情揭开甚至全部褪下?我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想过,当这块遮羞布被揭开时,他们该如何为自己圆场和解围?我更不知道,他们何时、因何而丢弃了文人应有的斯文、矜持,而变得如此擅长溜须拍马?甚至不惜蹲下尊贵的身躯为他人擦去黏在鞋底的屎。我更不知道,他们这是属于物理变化还是化学变化?抑或是兼具物理变化和化学变化,那催化剂又是什么?是“从量变到质变”还是“核聚变”?……他们的所作所为让我心中充满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我不敢奢望文人都能出淤泥而不染,但我希望文人至少能多少保持一点知识分子应有的认知能力、是非观念、傲然风骨及基本的荣耻观和正义感……至少,能爱惜自己作为“文坛名流”的光环和羽毛,能不以和如此明显低级趣味的庸俗文化同流合污而感到光荣自豪!

当然,坦诚地说,其实我内心非常渴望文人能为推进中华民族的文化发展和文明进步做好精准的风向标和正确的领路人,我更渴望文人能作为一股社会清流,担当起知识分子对社会应尽的净化功能、美化责任和引领使命!

作为一个受党哺育和教育多年、根正苗红的爱国者,我只想知道,那些为“屎尿屁体”诗歌捧脚的“文坛名流”有没有想过,他们作为文人的社会责任以及文学该担当的神圣使命何在?

我想请问那些为“屎尿屁体”诗歌捧脚的文人,你们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而这样做呢?如果你们是发自内心欣赏这样的诗歌,我想毫不客气地说,你们可真是臭味相投!如果你们是出于交情,抹不开面子不得已而为之,试问,你们作为文人应有的清高和傲骨何在?如果你们是跟风凑个热闹,试问,你们作为文人应有的智慧和正义何在?如果你们是想搭个顺风车出个风头,为自己脸上涂脂抹粉、贴金镶钻,试问,你们作为文人的良知和责任何在?……

你们有没有想过,假使因为这样或类似于这样的事件的发生,导致那些没有任何靠山和背景的平民百姓,特别是那些只能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的弱势群体,因此对社会的公平正义失去信心,产生怀疑,甚至因为觉得自己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的家世或能捧自己的背景而放弃对文学的爱好、追求,甚至放弃曾经很坚定的“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而去钻研如何投机取巧、溜须拍马……试问,如果如此蔓延下去,导致整个文坛甚至社会此风盛行,你们该当何罪?

众所周知,艺术是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的创作成果。它来自生活,但它是其中被提炼出的高于生活的那部分精华。就如蜂蜜来自蜜蜂,但不等同于蜜蜂。按我的理解,艺术是加工过的精神营养品,加工者必须有功力、善技艺。

所以,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艺术作品至少应该经过了基本加工、简单包装,甚至被精雕细琢、精心修饰过,是有质量、有营养、有美感的,而不是直接把生活的本来面目甚至隐私、隐讳的部分直接搬上艺术的舞台,还美其名曰“真实”“有童趣”或“原生态”。

而文学创作者,作为擅长雕琢文字的能工巧匠,不仅应该具有匠心匠德和专长技艺,还要有工匠精神。

在我的拙学浅识里,文学是高雅的艺术,兼具高雅性和艺术性。作为一个诗歌创作的门外汉,我想从外行的角度谈谈我个人对文学的高雅性和艺术性的浅知拙见。

我觉得,诗歌的高雅性主要体现在可以引领读者自觉培养高雅生活情趣,主动拓展视野开阔胸怀,形成积极阳光的人生态度……最起码读后能让人有所思、所想、所悟、所知、所行……换而言之,能促使读者打开心灵的窗户,拨开眼前的迷雾,张开双臂迎接温暖的阳光,积极努力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有更乐观进取的生活态度和正确科学的人生追求,对未来更充满信心和期盼……甚至能助人回头是岸、脱胎换骨。

概而言之,文学的高雅性主要体现在能引导更多人“向上、向善、向真、向美”发展,引领更多人自觉调整心态、端正态度、修正思想、改正行为、热爱生活、追求美好……这也应该是文人光荣的社会责任和文学神圣的时代使命吧!

而文学的艺术性,我认为主要体现在文辞优美、选材得当、构思精良、立意高远、格局旷达、意境悠长、内涵丰富、哲理深刻……读后能令人心情愉悦、豁然开朗、奋发向上、内心宁静、心态平和……概而言之,真正高雅的艺术作品有很强烈精准的治愈性,特别是针对精神和心理方面的疾病,疗效可谓之“快准狠”。

所以,我始终坚信,艺术改变人生,诗歌点亮心灵。一首好诗、一曲好歌、一幅好画或一部好的影视作品,从来就不单纯只是一件有欣赏价值的艺术作品,还是一把能开启心灵的万能钥匙,从它打开的门里,可以涌进文学之光、艺术之光、思想之光、情怀之光、理想之光、生命之光、灵魂之光……甚至是来自苍穹的天籁之光,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甚至一代人的思想观念、价值观点、精神追求……

但显而易见,那些“屎尿屁体”诗歌,完全不具备这些治愈功效和引领功能,甚至很可能因此而延误病人治疗,还很有可能把正常人治成病人。譬如,那些很有诗歌才情却苦于没有任何显赫家世背景的文学少年,可能会因此患“羡慕嫉妒症”“弄虚作假症”等;青年则可能会患“愤世嫉俗症”“厌诗厌世症”“厌社会症”(症状类似于厌食症);老年则可能会患“失望症”“心郁症”“抑郁症”等,并且很有可能因此引发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等严重后果……

总而言之,那些“屎尿屁体”诗歌受到如此隆重的吹捧和推崇,会严重伤害思想和精神还没有沾染屎尿屁的诗歌创作者及诗歌爱好者纯净而脆弱的心灵。

我敢大胆公开地说,这些“屎尿屁体”诗歌,是在践踏作者的形象和读者的智商!但凡智力正常 、读过书认得字、有一定民事行为能力的人,谁写不出这样的诗歌呢?甚至于已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智力低下的弱智、智障也会,而且还很有可能因为运气好,在键盘上随意敲出了一首惊世骇俗到让我们心惊肉跳的惊艳大作。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为了证明我写此文完全不是因为对别人的人脉资源和家世背景“羡慕嫉妒恨”,而是因为我实在无法接受这种“屎尿屁体”诗歌,我来做下对比。

比如说,读了毛主席的《沁园春—雪》一文,我们不一定能一字不差地完整背诵,但起码朗读时会有荡气回肠的舒畅感,读后至少能记住其中几句气吞山河的佳句,应该也会在某个相关联的场景下,脑子里突然情不自禁跳出这首诗所描述的情景或意境。这应该就是时下很时尚又接地气的说法—画面感很强!

但请您脑补一下,如果那些“屎尿屁体”诗歌所描述的画面,突然不合时宜地呈现在你脑海,你的胃会有何反应?

又譬如,众所周知,我们一日三餐吃的五谷杂粮和鸡鸭鱼肉等,都离不开屎尿等污秽物。特别是当下,有机食品大受欢迎,身价和档次倍增,而滋养有机食品的肥料主要是鸡鸭鹅猪牛羊的排泄物,当然,这些应运而生的污秽物,现在也幸运地有了一个高档大气上档次的光荣称号——有机肥。

那我们能否因此而保留食品上的有机肥,甚至把有机肥直接端上餐桌,而美其名曰“原生态”“原滋原味”?很显然,这是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能主动接受的。我们能接受和喜欢的是吸收了有机肥的有机食品,这和我们欣赏“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的艺术作品道理一致。

那些“屎尿屁体”诗歌,不仅抹杀了好诗歌应有的标配:语言文字美、思想意境高、视野格局宽、观察角度准等,把诗歌的高雅性、艺术性剥离得一概不剩,只剩下哗众取宠性、荒诞离奇性、低级庸俗性……而文人应有的社会责任和文学担当的神圣使命更是完全被他们抛之脑后,丢到九霄云外了。

如果非要从“屎尿屁体”诗歌中抠出一点点闪光处,我拿放大镜照了几遍,你别说,还真给我找出了一点,那就是“通俗易懂”到不用文化做支撑,只要认得几个字,就可以读甚至写了,不需要任何文化功底和写作技巧。

我想,它们应该是按照时下比较流行的一个词“很接地气”的标准被创作的吧?但如果是这样,大家公认的“艺术高于生活”被置于何地?难道它就这么在“文坛名人”的笔下被抹杀了?抑或是创作者平时的生活非常接地气,把屎尿屁等隐私都公开化?

试问,如果明显涉及到隐私隐讳内容的诗歌可以明目张胆地在文学的殿堂大摇大摆登堂入室,甚至仗着背景强大而大肆宣传、横冲直撞,后面还跟着一群趋之若鹜的溜须拍马者摇旗呐喊,文坛将成何体统?文人的颜面和文学的尊严又何在?法律又为何要保护个人隐私?甚至乎会不会有人因此受到启发,觉得找到了一条既能沽名钓誉又可发财致富的捷径?会不会有人因此受到点拨,把暴露隐私作为生活嗜好或谋生手段?这又会不会扩散为百姓津津乐道的话题,成为一种社会舆论和文化导向?

如果是这样,那创作者和捧脚者也算是为文学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了!全国人民,特别是诗歌创作爱好者都应该烧香磕头感谢他们,感谢他们给了诗歌创作爱好者勇气、启示和鼓励——那就是写诗太容易了,随便敲击键盘就可以了;选材更容易了,可以在厕所随便就地取材;立意更容易了,可以天马行空、为所欲为……而唯一的技巧就是会敲键盘和会按回车键。

当然,出于责任和良心,我得温馨提醒各位诗歌创作爱好者,至于你们模仿甚至超越那些受吹捧的“屎尿屁体”诗歌,最后你们的诗歌能否发表或出诗集,有没有名家给你们作序或点评,主要取决于你有多少高端资源和人脉关系……

说句大实话,那些“屎尿屁体”诗歌,饭前我不敢看,怕倒胃口吃不下饭;饭点也不敢看,怕把已吞到喉咙甚至胃里的美食喷出来;饭后更不敢看,怕影响消化吸收功能,而导致本来身子和脑子都底子薄弱的我更加营养不良,无力吐槽这样的文学糟粕,无法为净化文坛空气而尽绵薄之力摇旗呐喊……

虽然,以五谷杂粮为食的我们,对“拉屎拉尿放屁”早已司空见惯,可以用平常心正确看待和理性对待。但,毕竟它们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排泄物、污秽物。但凡对道德修养和文明礼仪有基本认知的人,既不会以在公众场合当众拉屎拉尿放屁为荣,更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谈论“屎尿屁性”等隐私话题……

我不知道,但在好奇心和探究心的驱使下,又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屎尿屁体”诗歌创作者是想标新立异呢,还是想哗众取宠?

虽然毛主席提出文学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但我想,以毛主席的文学功底、文化素养、思想内涵、胸怀格局、道德修养、家国情怀、社会责任、国家使命……他绝不允许文人以这般污言秽语和溜须拍马来夺人眼球、伤风败俗!

总而言之,统而言之,尽管我知道文学艺术作品要雅俗共赏,但坦诚地说,这样的作品我感觉太辣眼睛了,真心欣赏不来。

而现在,有“特殊嗜好”的诗人居然公然用“屎尿屁”等污秽物来创作诗歌,污化我心中圣洁的仙女,让我心中愤懑不已!

作为一个资深诗歌爱好者和一个根正苗红的爱国者,我必须为此挺身而出、大声疾呼,甚至拍案而起!为了保护我们的眼睛和胃脏,特别是保护青少年的大脑和心灵,我们必须要坚决、坚定抵制这种“把庸俗当高雅,把恶心当有趣”的文风!

愿诗歌和其他文学作品创作者能齐心协力维护好文学的纯净和纯粹,不要让“屎尿屁体”或类似于此的作品来污染读者的心灵、伤害读者的感情、辜负读者的信任、降低读者的期望、践踏读者的鉴赏力、挑战读者的忍耐力、亵渎文学的高洁性,让忠实于文学的读者伤心、难过、失望甚至绝望!

愿文人特别是文坛名流不要忘记了自己肩上应该时刻扛着的社会责任和神圣使命,能坚持“为国扛旗帜,为民点火把”的创作宗旨,创作的目的能始终如一秉持引领读者培养高尚情操和高雅情趣、激发坚定信念和远大理想、激活家国情怀和昂扬斗志、净化心灵和安抚情绪、调整心态和调节心理、唤醒思想和净化灵魂、培养兴趣爱好和涤荡心灵……

愿文人特别是文坛名流坚守积极传承和大力发扬中华民族文化、艺术、文明、思想、道德的精髓和精华的创作方向和文学目标!坚定努力弘扬和广泛传播正知、正见、正念、正觉、正言、正行等社会迫切需要的正能量的创作理想和精神追求!

    愿文人和文学艺术作品能成为引领中华民族的文化和文明走上新的辉煌时代的一面鲜红旗帜!愿文人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国梦”摇旗呐喊、鼓舞士气,多为带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富起来走向强起来的中国共产党歌功颂德、著书立传,多称颂为了祖国繁荣富强、安定团结而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奋战在各条战线的劳动人民,多为发挥文人的社会责任和文学的神圣使命挥毫泼墨、舞文弄墨!


作者简介:陈爱萍 女 中学英语教师 出生于江西省萍乡市莲花县 任教于广东省东莞市虎门第三中学

闲时喜与山水相伴,与文字为友,与清茶交心,与莲露谈情。修清静无为平淡之道,行传道授业解惑之业。作品刊于《2020中国年度优秀诗歌选》《佛山日报》《井冈教育》《井冈文艺》《南粤诗刊》《长江诗歌》《渠江文学》《中华文学》《玉壶山文艺》《都市头条》等纸刊和公众号及其他网络媒体。歌词《传承》《我爱这一片红土地》获“感动中国第四届华艺杯暨2021筑梦启航国庆电视晚会原创词曲网络大赛”二等奖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