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洛夫诗选

 二维码 4772
发表时间:2021-10-10 01:38

我曾哭过

三月的阳光缠着长春藤,缠着也笑着
记忆的河床淤塞着泥沙
我曾哭过
眼泪流自阳光的笑声

昨夜,噩梦压我的胸脯
风以软软的脚踹我
沉落沉落,直坠无底的深渊
我是一只追逐落日的纸鸢
晨起推窗,问青山果实几时成熟
青山仅答我以伐木的叮当
布谷鸟衔来绿色的阳光
三月的丛林中人语隐隐
当河床泛起另一次春潮,我曾笑过
笑声来自一粒种子的死亡



吹号者

我以号角战斗,这仁慈的呼唤
爱与理性的旋律像野火追逐着草原
在雾的深林,落日的海上
我吹醒了黎明,吹燃了星辰的眼睛

我不是圣哲,审判者,或者弄臣
但号角声里有尊严的语言
不是你窗前的夜莺,而是布谷鸟
声声催促着春天的种子植根
这是金属的呐喊
如瀑布从人们心底流过
无需赞誉为和平使者,或骂我战犯
我只用号角作旗,为爱而招展





海的风貌清朗,虽然有些人并不这样想
信天翁也不这么想,哦,那落日
当落日从你那窄门里退出,我正整冠而进

那众多的岛,那郁郁的棕榈是你的臂
环抱着居无定处的云彩,你与时间同在

云彩只是灰尘,我乃为爱而来,爱不是云彩
但你赐给云彩以洞灼万世的光华,我心中不再幽黯
我将与你同在,如我能得到你的垂顾
有时他们把你当作谄媚之城
你的眼睛是一扇门,闪烁着蛊惑的光
以幻景召引我,星辰照耀我,夜潮呼我的名

于是,我将影子留在陆地,走上你的台阶
我奔向你,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

哦,在一个有月亮的晚上
你以全身的光华洗我玷污的额,濯我伧俗的足
我便满足于那荣耀,那洁白,洁白如雪
而且我再不匮乏,我愿与你恒在
当落日盈盈下沉,我便站在岩石上挥手向世界告别



踏青

吹着一些风,白杨远远地摇着迎接的臂
你来了,来拾取溪涧的花影,墓地的哭声?
再不要走过那些小径,那些寂寞的桥拱
你早在那里踩下了脚印

天空游行着年轻的太阳,树上流着绿色的风
有人在林子里采集成熟的春色
有人在树后窥探蜂与花的秘密
而你醉卧溪畔,想用手捞起流水的呜咽
那只断了线的纸鸢早已乘风归去
你还在仰望,手里捻着一个飞不起的恋 ……
注满一杯酒,举盏向微笑的晴空祝福
翱翔的雏燕在春风里画着一个个生命的圆
时间的驿车已辘辘远去,让死亡的死亡
听!深山在向你发出严肃的召唤



暮色

黄昏将尽,院子里的脚步更轻了
灯下,一只空了的酒瓶迎风而歌
我便匆匆从这里走过
走向一盆将熄的炉火

窗子外面是山,是烟雨,是四月
更远处是无人
一株青松奋力举着天空
我便听到年轮急切旋转的声音
这是禁园,雾在冉冉升起
当脸色融入暮色
你就开始哭泣吧
落叶正为果实举行葬礼






用一根芦管从你眼中汲取,上升,上升
青脉就像一条新辟的运河

饮你满身的光,你的神奇,以及完整
十九岁的隐笑和浅浅的羞红
你原是一只洁白的玉杯

我便醉了,醉于你柔柔的呵责
醉于一个至美的完成
以及一个诺言
你曾不许我告诉别人
你说要拥有一个茂密的果园
遍布白玫瑰的御林军,然后把我囚禁
用秀发编成软软的绳子
捆我在六月的葡萄架下
这样,我就仰卧不起,饮你的十九岁
你的眼睛使我长醉不醒 ……




灰烬之外


你曾是自己
洁白得不需要任何名字
死之花,在最清醒的目光中开放
我们因而跪下
向即将成灰的那个时辰

而我们甚么也不是,红着脸
躲在裤袋里如一枚赝币

你是火的胎儿,在自燃中成长
无论谁以一拳石榴的傲慢招惹你
便愤然举臂,暴力逆汗水而上
你是传说中的那半截蜡烛
另一半在灰烬之外




八只灰蝉轮唱其中一只只是回声

八月的奥义被高吭的蝉声说破
只只鼓腹而鸣
灰尘乃夏日城市之心
蝉在最高处观照宇宙并准备再一次
轮回。生死事小,且把满山槭叶
唱得火势熊熊
其过程绝非一简单的辩证,不能只因
中间隔着一层黑幕便看不见其他事物也在
一一死去,一一再生
只只蜕壳全都在风中哑默
只有鸣叫是神的
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空无。于是牠们又
回到山中藏于枝桠
声声呼唤掉头而去的我



读诗十二法

如果我用血写诗
请读我以冰镇过的月光
如果我用火写诗
请读我以解冻后的泪水
如果我用春天写诗
请读我以最后的一瓣落花
如果我用冰雪写诗
请读我以室内的灯火
如果我用浓雾写诗
请读我以满山的清风明月
如果我用泥土写诗
请读我以童年浅浅的脚印
如果我用龟裂的大地写诗
请读我以丰沛的雨水
如果我用岩石写诗
请读我以一条河的走姿
如果我用天空写诗
请读我以一只鹰隼的飞旋
如果我用邪恶写诗
请读我以一把淬毒的刀子
如果我用爱意写诗
请读我以同一频率的心跳



无题

打鼓的
鼓槌请借我一下
掘墓的
灯火请借我一下
放风筝的
天空请借我一下
写诗的
带骨头的句子请借我一下
吹唢呐的
小小的悲凉请借我一下



众荷喧哗

众荷喧哗
而你是挨我最近
最静,最最温婉的一朵
要看,就看荷去吧
我就喜欢看你撑着一把碧油伞
从水中升起

我向池心
轻轻扔过去一粒石子
你的脸
便哗然红了起来
惊起的
一只水鸟
如火焰般掠过对岸的柳枝
再靠近一些
只要再靠我近一点
便可听到
水珠在你掌心滴溜溜地转

你是喧哗的荷池中
一朵最最安静的
夕阳
蝉鸣依旧
依旧如你独立众荷中时的寂寂

我走了,走了一半又停住
等你
等你轻声唤我



白色墓园

白的   一排排石灰质的
白的   脸,怔怔地望着
白的   一排排石灰质的脸
白的   干干净净的午后
白的   一群野雀掠空而过
白的   天地忽焉苍凉
白的   碑上的名字,以及
白的   无言而骚动的墓草
白的   岑寂一如布雷的滩头
白的   十字架的臂次第伸向远方
白的   远方逐渐消失的挽歌
白的   墓旁散落着花瓣
白的   玫瑰枯萎之后才想起被捧着的日子
白的   马尼拉海湾的落日
白的   依然维持弥留时的
白的   体温。一万七千个异国亡魂
白的   依然维持出击时的队形
白的   数过来,数过去
白的   依然只是,一排排
白的   一排排石灰质的脸

地层下的呼吸   白的
沉沉如炮声起伏   白的
这里有从雪中释出的冷肃   白的
不需鸽子作证的安详   白的
一种非后设的亲密关系   白的
存在于轻机枪与达达主义之间   白的
月光与母亲之间   白的
水壶和干涸的魂魄   白的
钢盔和鸢尾花   白的
圣经和三个月未洗的脚   白的
严肃的以及卑微的   白的
在此都已暧昧如风   白的
如风中扬起的   白的
一袭灰衣。有人清醒地   白的
从南方数起,一小撮一小撮   白的
有磷质而无名字的灰烬   白的
散布于诸多战史中的   白的
小小句点   白的
死与达达   白的
都是不容争辩的   白的


洛夫,(1928—2018年3月19日),本名莫运端、莫洛夫,笔名野叟,生于湖南衡南。1946年开始新诗创作,1954年与张默、痖弦等创办《创世纪》诗刊,任总编二十余年,倡导超现实主义写作,对台湾现代诗的发展影响深远。早年为超现实主义诗人,表现手法近乎魔幻,曾被诗坛誉为“诗魔”。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首届孔子国际文学奖等奖项。其对当代汉语诗歌作出巨大贡献,被誉为华语诗坛泰斗之一,作品被译成英、法、日、韩、荷兰、瑞典等文,并收入各大诗选。著有诗集《时间之伤》《灵河》《石室之死亡》《魔歌》《漂木》等,评论集有《诗人之镜》《洛夫诗论选集》等,有散文集、译著出版,长诗代表作有《漂木》《石室之死亡》等。

上一篇大解诗选
下一篇商震诗选
文章分类: 现代诗
分享到: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