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商震诗选

 二维码 473
发表时间:2021-10-10 01:37

泊在月光里

月光不是一条河
世界却漂浮在月光里
石头和金属沉在水下
河水漫过这些不发声的事物
恰好让这些沉重的物体隐身

一群贪婪的嘴在肆意地吞噬
发出破碎的涛声
麻雀已经学会了游泳
但在扇动翅膀时
暴露了夜是黑色的
只有花儿长着鳍也长着肺
是水陆两栖的

月光无论涨潮还是落潮
嘈杂的人类都是漂着的
不屑于嘈杂的石头和金属
也不在意潮涨潮落
不管月亮是圆还是缺




无序排队

我一直在计划着销毁自己

我这个钢铁水泥建造的人
不反映冷暖血液浑浊肌肉失去弹性的人
大脑被安装了程序控制的人
这样的人,一定得死

我没确定何时死怎样死
因为还有一点未遂的欲念

我这个没看过花开却吃了许多果子的人
这个吃不饱喝不醉说不出真话的人
这个有姓名却不知道列入哪个名册的人
这样的人,不能死

我能看到一朵花专为我开,就死
能吃饱喝醉说出心底话,就死
能被证明血肉里有骨头,就死

那些驱使着我和不喜欢我的家伙们
再等等,我不是一定要先看到你们死




隐身术

这阵风很大
几块多年没睁过眼睛的石头
也挪了挪屁股

一阵风过去
大地被刷新了一次
下阵风过来
再把上一阵风刷新

我体重轻身量小
风一来
只能双脚离地跟着跑
经常被这一阵风
吹过河对岸
下一阵风又把我吹回来
河里的水流很急
比时间流得还快

为了不让时间看到我
在水面飘来荡去
我藏在风的缝隙里
让时间只听见风声
看不见人形




流年似水

我们只能看到今天的水
那些顺水而去的
正是我们探究寻访的根由
不远处的雪山
山头那片洁白
并不遥远
只是没几个人能向他走近
 
追求洁白 常常
挂在我们的嘴上
真有机会时
不是被世俗的风缠住腿
就是因曾经的一身污浊
羞于前往

也许 洁白只能远观
远观才能分辨出人世间
真正的黑与白



追逐

这呼啸的寒风
是你使用过的语气

你的眼神吹动雪片飒飒落下
砸在我的身上叮当作响

寒风在我的身体里乱串
雪片阻断我身外的气流

我不知道温暖是什么样
我也不懂得躲避寒冷

我已展开了飞翔的翅膀
我要逆着雪片扑来的方向飞翔

我怀揣高于体温的热度飞
迎着寒风飞

我要飞到雪片出发的源头
我要看看是什么让你这样寒冷



苦冬

无雪的冬天是我的敌人

雪不来,故乡不和我说话
雪不来,我在异乡的苦楚无处掩藏
雪不来,所有的风都能把我吹动

我是脱离了根的枯叶
易怒易燃
雪不来,就不安静




钓自己

一片平常的海域
我临水闲坐

眼前的水波澜不惊
进行着寻常的争斗
水是想平静的
只是风不依不饶地掀动
浪头不高,噪声很响

稍远处,海水似动非动
那是历史里的故事
你认为它在休眠
它就休眠
你觉得它在翻动
它一定在翻动

更远处,茫茫的
水天云雾搅在一起
是看不见的未来

突然觉得
这一片水是我的
是我不敢往深处走
也退不回来的海



锯木头 

一整夜我都在锯木头
气喘吁吁地锯
一把笨拙的铁锯
一根粗壮却失去水分的木头
木头并没有被锯断
我就醒了
满身大汗

我拍着脑袋想
这根木头是什么
我为什么要锯断它
是我走过的路
趟过的河
爱过的人
还是用过的词

如果是这些
我还要回到梦里
继续锯




梦游

我在顶着风走路
风里有刀

我仅是小衣襟短打扮
腰间没挂宝剑

风,偶尔迎着面劈来
更多的时候是在黑黢黢里甩暗器
我不躲闪,我自信
我的身躯比刀坚硬
有趣的是,有时
我的影子
就是一把宝剑

我昂首挺胸地走
有两座山一直跟着我
这两座山忽而是太阳和月亮
忽而是我的肝和胆



一个人的夜

一个人时
不适合惆怅
不适合听窗外的风抽泣
不适合自己与自己吵架
不适合想酒

心里装着的麻线团让它乱着
泪水走到眼眶边让它停下
勒进肉里的纤绳继续让它勒着
一句骂人的脏话要压在舌头底下

一个人的夜晚
是一朵春天的花
开在寒冬里



角力

月亮飘向远方
乌云与夜媾和
我的全身被涂满黑色
天地间不再有路
也没有方向

黑夜有巨大的胃
我的思绪是一块石头
在夜里只有重量
没有形状

对付黑夜
要用一个清白的我加一个黑色的我
一颗善良的人心和一颗野兽的贪心

当黑风吹灭所有的词语
我心底藏着的阴暗
正在上升
并且比夜还黑




芦花

那一片白色
是我最后的去处

鸟儿为觅食飞为求偶唱
我只为心底的风舞蹈

落到流水里是花
陷进泥沼也是花
喜欢芦花的人
才能闻到它的香

没有什么东西能躲过白色
政治经济历史
人与人的真情假意
都会归于清白

这一片白色
正漂洗我的骨头





我这条烟熏火燎过的身体
尽管黑黢黢灰土土了
也要面对春天
春风不断地掀起我的衣衫
我听到焦炭一样的身体
发出浑浊的呻吟
身体是个不会撒谎的家伙
在这个春天丢尽了我的脸

一只鸟儿扑棱棱飞起来
我认为是一片枯叶被风吹动

早些年,年纪轻
只知道有身体
不知道天下还有春风
现在,春风真的扑面了
我却躲避春风
像在躲避谎言

春天啊
是魔术师障眼的手段
年轻时看不懂
看懂时
已经不相信有春天


商震1960年出生于辽宁。编辑、诗人、散文家。曾供职于《人民文学》《诗刊》和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无序排队》《半张脸》《食物链》《琥珀集》《谁是王二》《脆响录》、散文集《三余堂散记》《三余堂散记续编》《一瞥两汉》《蜀道青泥》《抬头就是贺兰山》等。

上一篇洛夫诗选
文章分类: 现代诗
分享到: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