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玉珍诗选

 二维码 222
发表时间:2021-10-10 01:22作者:玉珍



我是个复杂的人,同时又
相当固执,无趣和简单
有很多奇怪的习惯,但偏于喜欢僻静
我在新闻路住着,了解这些年的世界
在拒绝碎片中徒步
思考过大量没用的问题
我有着胆怯的逃避之心但
从没有打算真正去黑暗里
了度残生
我是个乐观的人
“我不知什么是爱。”同时最厌恶
恨给人可怕的毁坏
我没有性别,没有岁数,没有年代
害怕过无形之手推给我的倒霉运气
更畏惧诡异的命运使我去领教
用力活着的徒劳
我是个抽象的人
我的碗筷偶尔要代替嘴从那儿涌上来
激辩和饥饿,然而这些
都足够轻飘无意义
我是个人,但不是温柔的人
生存在我张不开口的时候
露出它的龇牙,那斗争我也学过
但总是逊色
唯有哲学告诉我生存的过瘾
但那是最无用的
我有时昨天死去今天又醒来
对生活的看法偶尔不太稳定
我写过永恒,但它们脆弱着速朽
这是无常给我的教育
我有时善变,敏感,直觉强悍
同时迟钝地
对待天生的爱情,只在那时候
我显得有些温柔
暴躁也是我偶尔的特点
羞涩也一样
情况取决于面对的是什么
我绝不用某部分词语评判我自己
一切全因为我是个复杂的人
我的羞涩也是复杂的
虽然这是我表达困难时的借口



亡灵奔向了他的自由

哭也没有用了,亡灵奔向了他的自由

八年前的雨透过我捏紧的拳头
诠释了眼泪。一个哑巴在葬礼中学会了哭

老去的谎言如碧波潭,天空与深水一样蓝
外婆说蓝色的潭中有水怪
她去潭边洗菜,会对着水说话

高风崖顶上有鹰,外公在崖边抽烟
掸烟灰的样子像在往人间钓鱼
他说他看见过老虎,王一样的步态朝他走来

没有人相信他只有我——
但他死了老虎也从山头绝迹
碧波潭飘着无数个世纪的老天空
只有云还在那上头奔跑

水已经流向了水的虚无
祖先走向他们的祖先

哭没有用了,亡灵奔向了他的自由


(2013)



最后的我

在这里我一无所有,在别处也是
徒手来去的路如此轻松

我爱玫瑰但它刺我,爱时间而它
不辞而别。谁曾用诗歌代表所有人
借语言申诉,却无法代表自己

人用哭嚎震碎生活的面具,在瓦砾中
挖掘往事的宝藏,我们凭记忆而活
真正的爱并不具体,你爱着一道虚光

我爱生但不是生活,爱死亡但不想死
为了听见我培养耳朵,但背叛从未终止
为了看见我几乎弄瞎眼睛

他们在我身上挂满道具,苦命的女主角
用三秒奔涌而出的哭,表明入戏太深
我爱谁爱得忘记自己?如果世界冷酷
我将无功而返

哦为何——我总是听见哭声,
虚幻的人民在梦里游行示威
举着旗帜这瘦削的脸
在一片人海中梦想出现

我渴望与时代一同上路
这所有心跳的大动脉中
我只是一滴血


(2013)



论永恒

种花的人并不比摘花的人
更懂花的哲学
排斥艺术不存在
艺术的问题
疏远美不是怀疑美

更多耐心缺乏理性的培养
更多人为快感而活
新鲜而不是创造
刺激而不是感激
我半生热爱的真理都是折磨我的真理

脂粉脸廉价泛滥
她的笑只是短暂的俘虏
好看如一地渣滓,破碎的信仰
缺乏必要的永恒

我们终其一生努力靠近的光明
不断被虚假灯光欺骗
遍地狼嚎高喊着良心

必须热爱些可能永恒的事物
因为我尤其相信最不可能的永恒



语言


我们还要多久才能从
谎言的段落中隐身

词语来来去去,在这疯狂的
独处之宴巡视
到处是声音但鲜有真正的人

脑袋将醒着,看政治燃放礼花
灯火通天开放
火熄了,空调运来
一车车的冰

碎幻觉曾控制我们的兴奋
透支了青年与中老年
厨房再没有当季的蔬菜了

语言创造了一切
警惕它摧残物候与良知




陌生人之诗

陌生人会读到这首诗但
什么也改变不了

一些回答将理解
独自的时间,另一些从此消失
绝对像从未出生

这是我与你见面的
黯淡时刻
人类:一个虚词
将写作与读者的时间压缩到
不可能的相遇中

但陌生人不会读到这一句
读到的已是诗的一部分
你将像其中某个句子被陷入
时间之暗

像语言摇晃我们的命运



经受痛苦的仪式


——巨大的忍受

从一个狭窄黑暗的隧道中穿过
他欠着身子的模样真像在哀悼什么





鸦在树上,长一张冷峻的脸
自信它完美的破锣嗓子
并成群制造寓言般的乌云
鸦是自信的,黑得随心所欲
并同时包容斑点
没有哪个地方的鸦超过我见过的北京
在故宫,群鸦的鸣叫像巨大的仪仗队
时间与王朝的渲染
仪轨般制动了它们的飞行
“这是神鸦!”他们说
神鸦在围栏上孤杆上休息,像
孤独的王
它身上不幸的隐喻已成故见
因而难听的嗓音接近着艺术
当人们吃粗粮一样吃下鸦的暗哑
伟大文明中的疲累与沉默
从鸦的嘴里发射出去
击中在夜的昏暗的脸上



思考

凝聚时刻的自我在思考
别的在休息

绝对个人的自由
在思考,别的时候休息

思想在那儿成为一个点
一个信号
优美,激动着
酝酿偶尔的爆发时刻

一个
结巴的,不顺的
艰难的创造
在等待

我们在这儿
习惯了准备

某种燃烧是我们的生活



与政治无关

我们无一例外活在
这样的矛盾中
用水的清澈咽下来历复杂的粮食

只有思想还偶尔惊醒
在淤泥中挣扎无力的双腿

你还要往前行走吗
你还要正直地歌唱吗

现实是天生的政治家
而诗是天真的政治家



醒来

我的梦如此浓烈以致溢出现实
我的死过于缓慢以致生生不息


玉珍,女,90后,湖南人。

上一篇荣荣诗选
文章分类: 诗风云
分享到: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