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李少君诗选

 二维码 138
发表时间:2021-10-10 01:13作者:李少君

|   应该对春天有所表示

倾听过春雷运动的人,都会记忆顽固

深信春天已经自天外抵达

我暗下决心,不再沉迷于暖气催眠的昏睡里

应该勒马悬崖,对春天有所表示了

即使一切都还在争夺之中,冬寒仍不甘退却

即使还需要一轮皓月,才能拨开沉沉夜雾

应该向大地发射一只只燕子的令箭

应该向天空吹奏起高亢嘹亮的笛音

这样,才会突破封锁,浮现明媚的春光

让一缕一缕的云彩,铺展到整个世界

|   春天,我有一种放飞自己的愿望

两只燕子拉开了初春的雨幕

老牛,仍拖着背后的寒气在犁田

柳树吐出怯生生的嫩芽试探着春寒

绿头鸭,小心翼翼的感受着水的温暖

春风正一点一点稀释着最后的寒冷

轻的光阴,还在掂量重的心事

我却早已经按捺不住了

春天,我有一种放飞自己的愿望……

|   清明

这一天注定细雨霏霏,或春光明媚

这一天青草萋萋,树木肃穆

这一天花亦安静,鸟亦低语

这一天水寂寞无声,山等候着前来扫墓者

这一天,沿途皆迷幻,似曾相识

老者和孩子,旧识与新人,死者或生者

都被春之魔力从各自角落吸纳招唤出来

每一个皆有缘者,每一个都仿佛亲人

这一天可以思前顾后,告往知来

借一场大哭卸下包袱,轻装出发

这一天可以穿越阴阳,抹平差距

蝴蝶白日盘桓坟地,燕子暮晚按时返回檐巢

这一天是一切交接、轮回和中转的平台

前乃冬之风霜背影,后为春之轻盈步履

一边是哀泣与祭祀,一边是踏青与高歌

悲伤与喜悦同一刻发生,酒醉催促高潮

这一天,神和鬼私自默契

应允许诺万物以安宁清静

这一天,天和地亦商量妥当

要启用这一天来达成一个世上的大和解

|   春祭

回到山坳里,回到祖居老家

就知道祖先还在,祖先与青山共在

站在树下,清风就会吹来

祖先就在你耳边低语

走到田野间,细小的虫鸣声中

祖先就沉默下来,乡村异常安静

桃树李树杨树桂花树

整整齐齐围护祖居

代替你们陪伴祖先、照料院子

麻雀燕子青蛙仍旧居住四周

子孙们举牌捧碑敲锣打鼓排列而上

放鞭炮,烧纸钱,齐头跪拜

纸扎的高楼大厦顷刻灰飞烟灭

祖先在远处注视这一切

仪式热热闹闹,乡间红白皆喜事

但青山不动,祖先不语

人间春如旧,柳色年年新

子孙一茬一茬出生成长

祖先在山岗上,守护着此地

|   夏日的星沙小镇

   

我在夏日到过星沙小镇

对此地印象最深的有着两处

一是台阶下蟋蟀整夜深情的鸣奏

到凌晨就停止了

我知道这不是偶然

是此地的一片美意

让我这寄寓小旅馆的外地人不感到寂寞

二是淅沥的小雨总在我午睡时才来临

这样就不耽误我上午去办事

它还和着街边小溪的清响一道

宛如轻盈的催眠曲,伴我入睡

对于一个困于闷热之中的焦虑的城里人

那午后清新的空气又是一帖清凉的安慰

|   仲夏

   

仲夏,平静的林子里暗藏着不平静

树下呈现了一幕蜘蛛的日常生活情节

   

先是一长串蛛丝从树上自然垂落

悬挂在绿叶和青草丛中

蜘蛛吊在上面,享受着这在风中悠闲摇晃的自在

聆听从左边跳到右边的鸟啼

临近正午,蜘蛛可能饿了,开始结网

很快地,一张蛛网织在了树枝之间

蜘蛛趴伏一角,静候猎物出现

惊心动魄的捕杀往往在瞬间完成

漫不经心误撞入网的小飞虫

一秒钟前还是自由潇洒的飞行员呢

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成了蜘蛛的美味午餐

前者不费心机

后者费尽心机

但皆成自然

   

|   秋夜

   

柏森祠堂深藏的鹧鸪呼唤出暮晚

金水溪桥边,星星们和三两闲人现身草地

桂花香浮现出散逸的清氛气质

映衬着城中万家灯火世俗气息

锦里方向,华灯闪耀,夜生活一派繁忙

人们在炒菜、吃饭、闲聊和打扫

一家人围坐沙发看电视,一个人站立阳台发微信

每一间窗户里都显出人影憧憧的充实

我站在不远处的高台上,看着他们

又仿佛自己正寂寥地置身其中

我和他们平分着夜色和孤独感

我和他们共享着月光与安谧

   

|   中秋

   

梦中,从故乡大宅深处传来的一声呼唤

惊醒了远在异乡小旅馆里的我

哦,又是中秋了,天气已凉

秋风迢递,沿着故乡大宅前的那条青石板路

走了很远,很久,才走到小旅馆的窗前

蛰伏心间的陈年往事一一苏醒:

明月、流水、树影、花魂,还有风中站立的

穿蓝花布衫、垂小辫的邻家小妹……

——桂花冰糖莲蓉的月饼

是我的最爱

|   长安秋风歌

   

杨柳青青,吐出自然的一丝丝气息

刹那间季节再度轮回,又化为芦苇瑟瑟

陶罐,是黄土地自身长出的硕大器官

青铜刀剑,硬扎入秦砖汉瓦般厚重的深处

古老块垒孕育的产物,总要来得迟缓一些

火焰蔓延白鹿原,烧荒耗尽了秋季全部的枯草

我曾如风雪灞桥上的一头驴子踟蹰不前

秋风下的渭水哦,也和我一样地往复回旋

一抬头,血往上涌,一吼就是秦腔

一低头,心一软,就婉转成了一曲信天游

|   过临海再遇晚秋

   

当此寒风萧瑟一季,若北人南下

必再度遭遇晚秋、江南、落英和迟桂花

香气氤氲,易使灵魂散佚,情陷太深

落叶金黄,让人目迷眼花,不辨身世

远处,田野里还摇曳着数株晚熟的麦穗

窗口,满树桔子点染秋色

古城墙头,藤缠的旧钟高挂

早晚霜打过的枫叶更红……

倘使还有黄酒、蟹黄佐秋菊款待

我这贪婪的诗意的寻芳客

定将狠狠地榨取美的最后的剩余价值

|   夜行

   

我们这一列深夜出行的队伍

坐在雪橇上,象一支黑暗中秘密行动的小分队

向着灯火依稀的小镇出发

马蹄声声,敲击着冰冻的路面

仿佛队列行进的古老的节奏

马打着响鼻,呼出的热气在寒冷中迅即蒸发

马有的快,有的慢

快的马碰到前面的雪橇,就自行刹住

马背上的毛沾着细碎的雪屑

在昏暗的马灯下晶莹闪亮

天空是鹰的帝国,此时沉寂

但安静中积蓄着一种爆发力

果然,蓦地一只黑鹰不知从何处射出

姿势优美有力,似乎被派来和我们抢速度

地下到处是冻硬的马粪

我相信如果捡起来掷出去

它的力量一定硬过石头

在古代这肯定是最好的冷兵器

但这刻我们忍受寒冷的能力已接近极限

我们全都袖着手缩着头,比赛着沉默

无心周边的景物,没有了任何争胜之心

我们急切地期盼的只是

尽快赶到最近的一户人家的炉火旁


李少君1967年生,湖南湘乡人,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主要著作有《自然集》《草根集》《海天集》等,被誉为“自然诗人”。曾任《天涯》杂志主编,海南省文联副主席,现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主编,一级作家。

文章分类: 现代诗
分享到: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