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徐敬亚诗选

 二维码 805
发表时间:2021-10-10 01:06作者:徐敬亚

微信图片_20211010010550.jpg


既然

既然
前,不见岸
后,也远离了岸
既然
脚下踏着波澜
又注定终生恋着波澜
既然
能托起安眠的礁石
已沉入海底
既然
与彼岸尚远
隔一海苍天
那么,便把一生交给海吧
交给前方没有标出的航线!



第一次,我失去愤怒

比大更大,比快更快
比藏起血衣的屠夫更猛地抽出刀子
尸体来不及倒,血来不及流
推倒全部积木
凶手像一阵风,与作案同时离去

我第一次失去愤怒
我第一次比愤怒还要悲伤
我亲手敲碎过的鸡蛋,全部一一重新破裂
我的嫩黄与乳白流遍了大地

比坚强更坚强的心,正在向
没有方向的方向瘫倒
比恶毒更恶毒的手,松开了
上一个时刻的全部贪图

我要扬起风沙,迷住我的双眼
我要率领上帝与魔鬼同时哭泣
长跪喘息的大地,我用叩头的方式
接住
正在翻身的怪兽




高原狮吼

一声比一声更猛的
是我的喘息,高原啊,你正沿着血管
从内部攻打我
每一枪都击中太阳穴,天空蹦跳
擂鼓者用肋骨敲击我的心脏

我怎么敢向你发出挑战
怎么配做你的对手
每一寸平坦里,你都暗藏着云中尖峰
连绵起伏的剑法,太极拳一样遥远而柔韧
还没有登上你的拳台
我已经累坏了

充满了深度的威胁,天空湛蓝
埋伏了千军万马的高原
给我力气吧,也许
我不应该越过自己的界限
你用一次次的上升,远离我的窥视,惩罚我
每一根草叶都扇动鹰的翅膀

升起来了,从四面八方
满天的狮群向我滚滚奔来
吹起鬃毛的抖动,牙齿呼啸
头顶滑过圆形的闪电

顶礼,高原
顶礼,永在我之上的土地
天空湛蓝,天堂端坐
比寂静更寂静,比寂静
更缺少声音




放声大哭

一个人站在荒原,突然
不知怎么才好
伸出手,四面都摸到了天际
方圆百里
只有我一个活体

此时此刻,早已无法无天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反倒不知干点什么
装扮国王或冒充盗贼显然太傻
想唱歌又怕惊动鬼魂

此刻最适合伤心,想来想去
一生没尽情做过的,就是哭泣
要哭,一定要放声大哭
怎么失态都没人看见
劝阻的人们,早已退到天边

想怎么伤心
就怎么伤心
要哭多久,就哭多久
让一辈子的眼泪倾巢流淌
和上千年的冤魂们一齐嚎啕

一定要哭得天地昏暗
一定要哭成大雨滂沱
眼泪哗哗流过的每寸土地
一根根荒草突然发芽
绿色的地毡哼着小曲铺满原野

来吧,全世界伤心的人
让我们在这天赐之地,用眼睛
放声高歌
哭绿了一个荒原之后,再哭
下一个荒原



枕头上散落的头发

枕头上的头发,散落着,我的一根根血肉羽毛。
也许在我刚刚飞起时,它们早已开始脱落。
只是我在快要下降的年代,才突然把它们一根根拾起。

吝啬的财主无数次清点白银,
再高明的大亨,却无法触摸丢失的金币——
我多么幸运,每天通过一只充当深夜抢劫者的肥胖大枕头,
独自轻松,享得了这无端的沮丧之权。

一根、两根……那些都是我呀,
都是我身体正在残损与丢失的部分。
确凿的现场证据表明,它们昨天还存在于
我身体的最高端。没人敢伸手抚弄它们。
但是现在,它们却像我的一只只散落的手掌,
充当着我的全权大使,胡乱地抚摸着整个世界。

每天平均脱落24根羽毛的天鹅,
还能飞回到遥远的天鹅湖吗?最后的那一刻,
我将像北京烤鸭一样,浑身光秃秃地降落吗?




寿命到哪儿去了

一个人生下来,身体里就装着两个人。
一个是你,一个是你的寿命。
一退一进,相加的总值,永远不变。

幼小时,寿命住在你的头顶。
你一天天向上长,越长把寿命顶得越小。
你长高了,它就变矮。

到了中年,它搬到了你的脚下。
你越往前走,它磨损得越多。
你走得越远,他就越短。

到了最后,你的命一屁股坐到了你的心里。
你的心越大,它越舒服。心越小,他越少。
当你达到最大值。他,归零。



灰尘怎样堆积

用手一抹,下意识地把伸出的食指凑到眼前看:
包藏着千山万壑的指纹,模糊了。它穿上了一层不明物质之衣。
拿出高倍放大镜——精巧的图案出现了。
一只梅花鹿正抖动着优美鹿茸……枣树上挂满了苹果……
大朵的彩云正飞临西伯利亚上空……

哪里有什么放大镜,我只是默默想,灰尘从哪里来的?
46亿年前,地球上没有一丝灰尘呀。
热是热,石头是石头,元素是元素。那时连我们也没有。
之后,一切便慢慢产生了?包括灰尘。

它们,从谁的母体上脱落下来?是什么
一刀又一刀地,把它们切碎,再切碎。然后再让它们飞。
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干净的?一尘不染,哪有的事?

如果没有任何移动。鹅毛大雪怎样一层又一层降落?
它们会堆积成丘陵山谷吗?黄土高原是这样形成的吗?
说着说着,每个字上面又落了一层灰尘。




他不知道自己在发光

蝙蝠刚刚飞起来的时候
他发出一声惊叫

那时天还黑着
他不知道自己在发光

浑身开始发热,他不知道
训诫人正在集结

天大亮时,他不知道
自己成为了光芒的中心

当他闭上了眼睛,他不知道
全天下的人一齐发出尖叫!


徐敬亚,1949年生,吉林长春市人,1976年开始写诗,1980年参加诗刊第一届青春诗会,1982年毕业于吉林大学中文系。第三代代表诗人之一,《今天》杂志的理论撰稿人之一。1986年独立主持发起了“中国现代诗群体大展”。现任海南大学诗学中心教授。著有诗集《徐敬亚诗选》、评论集《崛起的诗群》、随笔集《不原谅历史》等。

上一篇北岛诗选
文章分类: 现代诗
分享到: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