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戴潍娜的诗

 二维码 356
发表时间:2021-09-09 11:09

泳池里的双簧体


不忍猝目——
最好的时代与最坏的时代一道
在文明的体液中游泳
过去与未来相互浸污
思想只是脑海这座更小的泳池中的游泳者
她可以身着僧袍、军装、囚服,或者任何不合时宜
起床号一响,有人为全人类的设计大纲奋笔疾书
他的室友此刻用同志的鲜血粉刷墙壁
顺便油漆初夏新生的嫩叶
伟大的设计师起身离开书桌
眼见一个崭新世界——连锅也给漆红了!
可惜隔壁的主妇昨夜被捕
烟圈儿是她的恐怖身份证
湿婆前一夜之间跪满郎情妾意的骷髅情侣
抱怨怎不多添一条:无牺牲者无权繁衍
超载的头颅亟需出水换口气
留给民主马达制造的万千气泡去解决问题
当优生学的尸体被丢进顶楼的水箱
后代们就寄居在污染的水中太平度日
阳光下每一只毛孔里爬出的私欲
是极权的另一种表达方式
若有违抗
剥夺生育权力终身



眼皮上的世界


光是秩序的旅行
形是光的即兴
波斯毯背面拉开抽屉
关上眼睛我数星星

向日葵心钟表嘀嗒
嘀嗒是消逝的抵达
表盘上的长腿姑娘请歇歇脚
星空倒扣,飞镖般的星辰砸向锅底
恰如你深入世界的身体



午夜狐狸


   
一只锦衣夜行的狐狸,脚下大地黑漆

城市枝桠将手臂伸向天空的深坑
驼背的兔子套上银色西装
长颈鹿在香奈尔5号的瀑布里冲凉
每一条窄窄的下水道都连接着纪念碑

大神们如今都不坐班
午夜脚手架怯生生下凡一只狐狸

祖祖辈辈靠勾引书生拯救人类
书生,是狐狸回乡的梯
狐狸凝视水晶球的眼神
好像诗人想念属于他的小行星

只见那读书人坐在一团迷惑里
一圈疯蛾子正围着他的脑沟采蜜
伺机潜入屋,狐狸正欲变身美女
读书人转过头来——
读书人自己就是美女

男人在这世上找不见了
小狐狸从此留在了地上
悲伤让它无法直立前行



面盾

云团被分割的傍晚。她在消失的语言中
寻找蒙面人的脚印,彷佛跟踪
地球苹果上,削掉的一片时间。
你的面目未曾显现。盾甲,一种逃离
古兰少女躲在树叶背后的
眼睛,有生之年裁剪出你一天中的动人之景

透过昆虫的翅,她看见盾脸上繁缛的花茎
像一片湖水,倒影出心头的缠蛇
那比日日夜夜更为漫长的鞭
雷电把你的柔情送进她耳骨深处
在那里,死后,骨头和骨头亲热
如同在无星的海面宅邸
尖刀般的浪涛上她与暗夜互赠诗篇

脚印叠着脚印在人间施善行骗
面盾­——可以同时藏匿一个最好的人和一个最恶的人
难道要她跪下,清洗被你走过的有毒土地?
谜面戏台般升起,答对的或猜错的,永不落幕
她想切开的云团,原是一块生铁
饥饿一般的咸

你的面目成为一切奥义
最后一天,她会站进骨灰匣子
向生命中不可解释的事物——
尊严地回礼



灵魂体操

1、
总是这样,最贞洁的人写最放浪的诗,最清净的文字被里有最骚动的灵魂。

2、
莎士比亚的时代,诗人致力于制造快乐;而如今,诗人主要制造痛苦。

3、
古典诗学中,政治与诗歌可以互为衣裳;到了现代,他们才开始相互仇恨。我想我可以穿上衣服爱,也可以脱了衣服恨。

4、
据说,一个唐人可以仅仅通过屈原,建立对楚国的历史认知。如今社会对诗人的依赖已降至最低,诗人于是进入另一种无限自由。

5、
一座隐秘古堡里,正上演禁欲的魔鬼和好色天使的假面舞会。诗是递给守门人的暗语。

6、
美,是一种类似堕落的过程。

7
如果不是失眠,我不会有空写诗。闭上眼睛,我就不呆在这个时代了。

8、
辉煌雄辩的年代,诗人不仅口吐警句,还负责缔造出一个族群与众不同的灵魂质地,建构一个民族的品性,同时干预最强者的行动。这个时代最好的存在,完全可以成为下一个时代最反对的事物。我很早就在贫瘠的广场上暗暗发誓:要写作!长大以后努力做一个对祖国和人民没有用的人。

9、
二十岁写诗是真心风流,三十岁还在写,是风流后的真心。

10、
我妈问我将来会不会成大师。

11、
我有点任性,灵感比我还任性。比如今天,我已在桌前静坐示威四小时,逼灵感现身。

12、
现代人思维跟打拳一样,全靠套路。诗来找我,成心跟思维作对,跟逻辑作对,跟任何一颗常速运转的脑壳作对,直到写得我脑筋嗞嗞儿的疼。

13、
要创造一种非现代非古典非三维非逻辑的语言,诗可以与哲学、数学、天体物理的至高点相通,这是我心目中现代诗的样子。

14、
诗歌与表演:诗人的生命存在,先天具有表演性。世间情感在坠入尘埃之前,都先在诗歌里坠过一遍。

15、
风格转变:醒来一照镜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阿,间谍!快,我们得扮一下间谍,不要让他们发现,生活的尖叫!

16、
诗与宇宙大爆炸:一首诗歌创生之际,体积为零,“诗核”有如上帝之火般灼热,是那尚未到达的一颗星,等待瞬间的点亮,在诗人手中膨胀温度下降,粒子碰撞吸引湮灭逃离,诗歌胀满无限空间,或成为百万亿首诗。诗人写下的部分,相当于于哈勃望远镜看到的一小部分光滑宇宙。更多的诗,逃逸到太生的混沌中去。

17、
诗人写小说:过程像无比乐意地受刑,或板着脸变相着送礼。往往是绕,没办法,他们的智商不容许他们写太浅白的东西。

18、
远比翻一页书或投一次胎更快,整个人类社会都已生长到了该受上帝诅咒的年龄。而诗歌向来负责克服自己的时代。危险——是现代诗最重要的品质。

19、
有一种书摆在那里就是一个物种。

20、
我想往心里投一块金子,问一问“自己最内部的音色”。

21、
我爱的,是只为使命工作的义工。我爱的,早已不仅仅是一个你,还连同由你生出的另一个世界中的八个、八十个你。

22、
最伟大的文学全不是文学,而是道。




坏蛋健身房



你每天睡在自己洁白的骨骼上
你每天睡在你日益坍塌的城邦

对什么都认真就是对感情不认真
对什么都负责就是对男人不负责
餐前用钞票洗手,寝前就诽谤淋浴
你梦醒,从泥地里抬身
你更衣,穿上可怕思想
你读书,与镜中人接吻
你劳作,渴望住进监狱
你生育,生存莫过复制自己
罪恶也莫过复制自己

你拜托自己一觉到死
身体里的子民前赴后继
那个字典里走出的规矩人
那些世世代代供养你的细胞
一天不强行苦练
后天长出的坏蛋肌肉就要萎消
瞧瞧这身无处投奔的爱娇

去他们斤斤计较的善良
还有金碧辉煌的空无

你想用尽你的孤独



当她把头探出船洞


她眼睛的颜色随耳语变幻
一头幼狮般的海浪窜过----
骤然熄灭的细小片段,拼出
另一半脸,于船洞之阴影

耳语窸窣。细微的动作闪着
光泽。井中发乌的银子
缺乏战争淬洗,这个时代
只敢在自己身上寻找异性

爱与饥饿是世界的枕头
她竖着耳朵,整夜倾听恐怖的乐器
平坦船腹中,她贸然祈祷冰山

开口之前,先演习溺毙
船鞋甩出船嘴,裸身看一回
永不没入地平线下的拱极星
她要活在每一颗战栗之上
睁着上帝之眼

当她把头探出船洞,宛如
亲吻一颗烧毁的恒星
决心点燃----
喉咙上覆盖的那一层薄冰



炒雪


喜欢这样的一个天
白白地落进了我锅里

这雪你拿走,去院外好生翻炒
算给我备的嫁妆
铺在临终的床上

京城第一无用之人与最后一介儒生为邻
我爱的人就在他们中间
何不学学拿雄辩术捕鱼的尤维亚族
用不忠实,保持了自己的忠诚
这样,乱雪天里
我亦可爱着你的仇家



被盗走的妈妈
——献给H.E的三八节礼物



象群般的男人们阿
在海边、丘陵、烛光餐厅和万人喧嚣的广场
挨个儿抽搐发作,后肢跪地——
对求婚者的拒绝,是你人生收藏的勋章

那是往昔!金钻戒作象鼻环的峥嵘往昔!

不料,真正的对手被直送进你的腹腔
你肉身筑巢,在自我内部拉起了铁丝网
对那个曾牵着象鼻环的少女——
(她因懂得自私的艺术而有灵魂,
知道怠慢的技巧而风情万种)
你施行一场白色纳粹隔离
我蜷抱着联想起——
唐传奇中分身为妾慰藉远方良人的贤妻

时间是一截乳白色液体,你的瀑布剪断
(谁听见大象们在跺脚)
在我愉快的吞咽声中你忘却了自己的尊贵
你甘心成为器皿!
我不需要任何财产、条约或武器,只要存在
就可以活活把你逼进灶房、杂役和倒满洁厕灵的洗衣机
四岁那年我们蹭着脸蛋挤进牡丹牌圆镜
我懊恼为什么妈妈那么白而我那么黑
不用急,我有耐心将白嫩的你从镜子里
一片片剥下来贴到自己脸上……
像每一个被迷惑的房客恋着租来的青春时光
你义无反顾地——
鼓励我分分钟对你实施最严酷的盗窃
我每天从你身上多盗取一点,
你就更爱我一些
我披满你的细胞,但并不证明
我可以代表你再活一世
当才华、抱负、远大前程这些事儿终于与你没关了
你得到一个名字——
叫女人


文章分类: 现代诗
分享到: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