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笨水: 2020年下半年诗选

 二维码 477
发表时间:2021-09-09 10:16

我们热爱夸大其词


他们从海边回来
告诉我
他们去海里游泳了
是的,真正的大海
我相信真正的游泳高手
游过安全网
力气成了他的游泳池
他在游泳池中畅游了大海
相信把自己套在救生圈中的人
在救生圈反复施救中
畅游了大海
相信将身体浸在沙滩浅水中的人
狗刨了几下
畅游大海
仅用了身体那么一点海水
2020-6-23


生如流水推动巨石

我经过的沟壑
已变成河床
我路过的陷阱
已被我填满
弃于身后
我落下的悬崖
已更加陡峭
我是流水
注定道路没有尽头
注定一生要推动巨石前行
我的脚步轻快又沉重
如豹子,带领群山走上天空
2020-7-3


战栗

一只免子死在路边
经过它,我的身体一阵战栗
不是因为兔子的死状
而是它的死
与手机欠费信息震动提示
恰好在我的身体里相遇
2020-7-4


读者

铁栅栏上的宣传牌
被长出来的灌木、杂草
挡住了
为什么要砍断它们
如果我的诗
有这么多灌木
这么多杂草
还有这么多蚂蚁
围上来阅读
我不会砍掉它们
不会拔除它们
不会驱赶
这些比所有文字
都鲜活的读者
2020-7-7


空气舞伴

广场上
两个老男人
在跳交谊舞
舞伴是空气
我看见他们
伸出右手
一搂,空气就有了腰
抬起左手
空气就有了手
迈开步子
空气有了双腿
目光含情
空气有了水灵灵的大眼睛
多好的舞伴
两个被孤独塑造的
亭亭玉立的空气
2020-7-11


我只想变成一个单独的人

我从人群里出来
并非要走进另一帮人群
我不过走在人群之间
让人看起来,我是这个群
又属于那个群
看起来,我离开了某个派别
又加入到某个集团
我走自己的路
总是给人太多的错觉
我从人群里出来
就像刀走出刀丛,不再做刀的事
成了一块单纯的铁
走在刀与刀之间,走在刀口与刀口之间
我的道路狭窄
被刀锋夹持
也如刀口般锋利
2020-7-11


镜子人生

过于关心自己
镜子就会出现在我们周围
关心脸
镜子出现在墙上
关心脊背
镜子出现在身后
关心思想
镜子也会出现在心里
我们被镜子包围
被镜子填充
我们被镜子困住
我们看镜子里只有自己,再无他人
镜子里有无数个自己,没有世界
习惯了,认定自己活在镜子里
害怕镜子碎了,害怕自己
跟着也碎了
2020-7-15


现代原始社会

青天白日不见人
好像原始社会
感觉草丛里林子里山上
挤满了吃人的野兽
人们躲在人造的洞穴里
感觉树是吃人的
鸟是吃人的
流水是吃人的
电线杆是吃人的
它们垂涎守于洞口
等人出来
出来一个
吃一个
2020-7-17


困境

我有一只甲虫的困境
窗纱有很多出口
却没有一个可以脱身
光线从每个小孔穿过
像垂向井底的绳子
有风吹它的脸
有新鲜的空气拍打胸膛
如果视力好,它还能看见
外面的云朵,落日后的星空
目盲处,窗纱仍是群星的边界
它在上面爬来爬去
想从众多出口找到一个出口
没人告诉它,大象如何穿过针眼
一只甲虫,如何
通过减肥运出自己的骨头
它爬遍整面窗纱
停下来,应该是累了
攀附不住,坠落
不死,从哪里跌倒
还从哪里爬起
没人告诉它
这是隔离蚊虫的窗纱
星夜即将降临
2020-7-29


裸体抗议者

我的眼半睁,从不怒目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眉平顺,从不倒竖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嘴缄默,从不说破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牙咀嚼,从不咬牙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脸苍白,从不脸红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颈缩着,从不伸直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手鼓掌,从不握拳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胸膛,我的小腹
衣襟里的身体,从不暴露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低头走路,脚踢石子
哦,石子,渐渐生出羽翼
2020-7-29


疑问

关在自已家里,是不是坐牢
自己的家,会不会成为牢狱
2020-8-2


鸡的生存状态观察

斩一只鸡
它膝盖上的肉茧,告诉我
它在拥挤低矮的养鸡场
跪着度过了一生
不能站立、行走,腿就没用了
我斩断它的腿
不能引颈高歌,喉咙就没用了
我斩断它的脖子
不能展翅,翅膀就没用了
我斩断它的翅膀
剩下一具躯壳
向我展露它的真容
2020-8-8


我的自由

我的自由
只有100平方米
我的自由,是从客厅
到厨房,从卧室到书房
我的自由,是卸下窗纱
探头出去,如幼鸟探出树洞
我的自由,就是想象
动物园的铁笼,飞起来
停在空中
我的自由,就是看空中的老虎
笼中打转
如金灿灿的落日
始终没有落到山上
2020-8-18


解封瞬间

佩戴出入证,出门
封条被拉开
震惊,两片薄纸
能将一块铁困住这么久
2020-8-26


下高楼

久居高楼
之后,下楼
急切之心
对地球形成撞击
一个人无非是
一截枯木,落地
我从口袋里掏出嫩芽
又怕清风不可托
天空不堪看
鸟儿展翅
把自己飞成笼子
2020-8-27


刻脸机

热衷变脸表演的时代
我也想有很多脸用来变换
也想有一台刻脸机
用来刻眼睛,刻鼻子
刻眉毛,刻嘴巴
垫脂,削骨
整天修改自己,涂抹自己
粉饰自己
直到自己不是自己
在脸上刻脸
在残忍上刻慈悲,悲伤上刻欢乐
唤出膝盖上的小人,眉心间的猛虎
胸口的菩萨
一直刻下去,至于脸皮耗尽
露出脸骨,不能刻了
再刻,我只能
给世界一个鬼脸
2020-8-28


养己成虎

我把自己养成了猛虎
困在自己斑斓的花纹里
我要一把刀,剥自己的皮
我要脱胎换骨
在这铁青的世上,面向冷寂的山岗
剔除浑身的闪电
2020-9-12


湮灭论

化成灰的人
从灰中,得到
他们要的衣服和金钱
物质世界终将失于一场大火
枯草在他们的世界转绿
落地的果实
结到他们的树上
我也将万念成灰,成为
他们中的一个
从灰烬中,得到焦琴损毁的一部分
轻盈的手指,弹奏残缺的曲子
而遗憾,不会太久
星球湮灭,照亮我们的明月
慢慢升上他们的屋顶
2020-9-4


蚂蚁实验

捡块小石子
压住蚁王
远远近近的蚂蚁围上来
它们那么急切
争先恐后,为救蚁王
它们想搬开石子,砸碎石子
吃掉石子
当我把石子挪开,压住一只普通的蚂蚁
结果只有几只路过的蚂蚁
停留片刻
像是在对不幸表达同情,像是害怕
石子砸到自己身上
2020-9-6


学习领导

他好学习
尤喜观察、学习领导
他学习领导的习惯
包括上厕所,学习领导
便前洗手、烘手
便后洗手,烘手
烘手要仔细
要手心手背地灯
翻手覆手地烘
一个毛孔一个毛孔地烘
每条掌纹每条掌纹地纹
经反复观察,练习
他终于做到上厕所的每个细节
都跟领导保持高度一致
2020-9-7


队形

绿化带种了灌木槐和丁香
只要它们长出新枝
修剪机就会转动、轰鸣
丁香剪过一次就怕了
不敢再长,不敢长乱了队形
灌木槐野,天生复叶
一生没学会排队
一根新枝就将它们带回荒原
又被剪断了,又长出来
2020-9-10


蔬菜店仰望星空

在蔬菜店仰望星空
我找到了大熊星,小熊星没找到
找到了木星,火星没找到
无名的星星抬头就看见
有名的星星找得我颈椎痛
科学家仍在命名星空
我仍然坐在塔干拉玛干沙漠边缘
轻呼,一粒粒沙子
我们都被神秘淹死了
只有墓碑闪现更遥远的星辰
果农在谈论他的果园
科学家深陷猜想,苹果和深渊
有同样迷人的香气
我手上拎的绿色生菜和金黄的桔子
仿佛哈勃望远镜外旋转的两颗
2020-9-16


大象

要把大象缩小
小到揪不住它的耳朵
要它的脚步,依旧沉重
那么低的雷霆
像星球在喘息,尘埃
在回家
2020-9-16


洒水车是最快乐的

在所中车辆中
洒水车是其中最快乐的
它唱着歌开过来
先喷我一身水雾
然后是浓浓的消毒水味
如拖挂在它后面的无数个巨轮
从我身上碾过
将我碾成街道,城市
将我碾成这个病毒缠身的世界
它那么快乐
以前洒水唱着歌
现在它洒着消毒水
也唱着歌
2020-9-21


献花

我手中的花快要枯萎了
我想把它送给猛虎
可是林中已空空荡荡
岩石倒映隐者的身影,苔痕新绿
我想把它送给身边的流水
天上的明月
我想把它送给世上那些堪称伟大的人
柔弱的花枝,竟压弯了他们的碑石
我想把它送给鼓掌的人
却没有一个人为我的殷勤停下来
2020-9-21


乌鲁木齐城区看博格达雪峰

我不可能登上那座雪峰
我可能无数次登上它
我用目光登顶
登上去,转过来
就看见自己
一双冰雪般凛冽、干净的眼睛
凝视一双尘土般浑浊的眼睛
2020-9-22


想起李白

看到月亮,我就会想起李白
看到月亮跳上天山
我就想起他幼时离开家乡
长大必骑马归来
白衣混迹贩卖尘土的商队
夜扺轮台,投身酒肆
葡萄美酒,加深灯光的醉意
想着他醉倒在店外,像块白雪
像明月映在水面的倒影
他倒下的地方
如今容纳了我的茫然与挫败
真值得大醉一场,赶了这么远的路
心里必奔波一首好诗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风吹过玉门关,就吹广阔的戈壁
从李白身边飞过的沙石
今又从我身边飞过
面对猛烈的荒凉,我也跟他一样
平息了语言的波澜
看风起风止,任沙石纷纷
落入怀里
2020-9-24


难题

我的甘肃朋友,告诉我
他不想离开新疆,又不想离开甘肃
我的江苏朋友,告诉我
他想化成新疆的泥土,也想化成江苏的泥土
我的浙江朋友,告诉我
他想既做新疆的沙子,又做浙江的流水
他们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
光子穿过双缝
一片树叶,如何同时落在两个地方
一个人怎样才能死在这里,同时又死在那里
死后如何建两座坟墓,立两座碑,刻两种碑文
衣冠与肉身,最终要如何分配
这生的挚爱,带给死的难题
我一直都在星空下思考
2020-9-25


拍雁群

抬头见一行大雁
我掏出手机,1米焦
拍到它们的远景
调至3米
它们又飞远了一些
5米焦,它们飞抵天际
没有7米去追赶
没有更大的焦距追上秋风
雁群不见了
仍然在天上飞
我依旧困于6.1英寸屏
2020-9-29


螃蟹保鲜法

螃蟹放进冰箱
当它们潜沉在湖底
放入水池
当它们仍横行在滩涂
我们小心翼翼,如仆从
侍奉这些钳足自拥的帝王
怕它们受惊
怕它们过度活动,消瘦
担心它们身体里的泉水
突然干枯,不再流淌
我们处心积虑,只为月圆
它们活着,被捆绑
活着,放进蒸锅
2020-10-1


月亮并不在乎

秋夜寒,无人下楼
看月,只我,与妻
月亮并不在乎
为看它的人圆
也为不看它的人圆
2020-10-1


国际大巴扎跳舞的小女孩

台上有人跳舞
小女孩在台下跟着跳
四、五岁的年纪,我也曾经
把别人的步法,跳成自身的镣铐
兰指翻腕绕过头顶,我也曾
踮起脚尖,想摸到天空
风沙也曾拼命,往我眼里吹
揉出来一些,更多的沙尘
在眼底堆积。愿今日的镣铐
明天变成可驾驭的云朵
愿她的指尖落满鸟鸣,露水
愿她的眼睛永远干净
尘埃落定,在她周围成为
我一样的观众
愿我的掌声
是尘埃的掌声
2020-10-5


照片翻转实验

有人动动嘴,是就变成了非
有人翻手覆手,万物就会巅倒过来
我只翻转几张照片,也开始相信
这个世界,树枝可以向下长
黄叶可以往天上落
花朵垂丧脑袋,蝴蝶
拖着一对毁坏的翅膀
倒过来,映在水里的天空
变成头上的天空
石头起飞,树影才是真正的树
溺水至今,被我救到岸上
2020-10-6


丢失

我是鱼活在沙砾上
上岸时带来的一滴水
已经丢失
就像牧羊人,丢失了他的羊
在城市里放牧
举起鞭子打在云身上
云朵也会疼啊。就像猎鹰手
丢了鹰,身体里
有多少块骨头,就有多少座雪峰
若有所失的人
擦肩而过,有时相约把肩上的雪
拍在低矮的屋檐下
围着小老窖
我们说流水,草原,鹰,不过是在
谈论同一件事,如同雪
落在雪上,越清晰,越不能分辨
只待瓶底干净,白雪埋掉所有言语
那一刻,我们都变成了被流水丢失的人
变成被羊群和鹰丢失的人,茫然
各自踩着深雪回家
2020-10-8


哭秋

谁说猛虎之皮毛不是缤纷落叶
谁说我的心底没有藏着一张虎皮
低首人间,我细小的吼啸仍在安排群山
我眼含钢针,努力抑制热泪涌出
2020-10-28


无题诗

我仍戴着镣铐
隐形的镣铐,需要
隐形的利器才能斩断
昨夜,我梦见猪
在替屠夫擦拭刀具
如果我不能从他的目光里
分出一把斧子
我就从善良的人们那里
分得一把
2020-10-29


模仿者

站在镜前
我成了一个模仿者
我模仿他哭,笑,皱眉
鬼脸,不过是他人的面具
他举手,我不能投足
他说话我不能缄口不言
直到水银斑驳
我仍在模仿他的缺陷
直到镜子,破碎
我才从粗糙的树皮上,看到一张
同样粗糙、暗淡的脸
从泥土中看见安息者,青草般的睫毛
生者已无法理解死者
我从水泥中看到最狭窄的监狱
钢筋替换人的骨头
自由也无法理解囚禁
我在光中模仿影子
在星空下,我因神往
而止不住悲伤
2020-11-3


围观大选

我在围观队伍的最外围
脚下垫块石头,也没看到美国
我只看见天上云朵乱飞
一头金发和一头白发,被风吹着
在人海中移动,没有脸
特朗普和拜登,谁更好
共和党和民主党,谁更好
若要我投,我真不知道,选谁
我没有投票经验
我唯一的经历,是在家乡
选村长时,投过一票
2020-11-6


苦闷人

鸟,想成为风
而人想让它的翅膀
进化成绝缘体,去维护高压线
鱼想像水一样穿过鱼网
甚至向上,游到云端
而人坚持的进化观
不过是让它的鳞片,长成沙斗
去疏散淤塞的河道
让蚯蚓去耕田,让老鼠
去管理下水道
人人已活成死结,更让万物落入
自身的窠臼
我们的脑袋,偶尔飘浮
穿越星际,也如电影
毫无想象力,蜥蜴的头,安在人体上
让更多的狼人,蛇人,虫人
直立,成为一个个苦闷的人
2020-11-10


万年针

想想看
给钟表再装一根指针
它的刻度是万年
它走得慢极了
像个打盹的老人
它走一刻,有多少花开
多少人,死去,多少朝代
被风吹散
它走一圈,山峦经过了多少起伏
石头剥了几层皮
星球,升起,陨落
保养它,钟表匠,一个个都老去了
擦拭它
又用了太多朝代的泡沫
它注视一切,又无动于衷
你的老死,是你的老死
它不哀悼
你的权力是你的权力
它不下跪
你的富甲天下一贫如洗,是你的
富甲天下一贫如洗
它不伸手
心底积雪,寒冷是你的
眼睛失去光彩,黑暗是你的
开始,它指向人间十二点
现在还是十二点
仿佛矗立的悬崖,坏了
仿佛星空,一动不动
说出伟大的事,我
已极其谨慎
2020-11-13


白哀歌

雪总是重复自己
重复它的白和落下的方式
就像我反复使用汉语
将一些词磨出亮光
不同的是,我写的诗越发
像悼词
雪下得也如同缟素
不同的是那么多人染病
出不了门,就有雪地没人走
那么多人死了
本该落在地上的雪,如今
都落在墓碑上
2020-11-19


我的脸像荒原上的小花

我的脸,风吹走一张,变成风
流水带走的一张,在大海中汹涌
黑暗把我的脸,带进丛林
我的脸上暮色四合
清莹,无辜的脸
影子,广场,举着我的脸
像荒原上的小花
2020-11-24


礼物

三个女陔并肩
手挽手走在雪中
其中两个低头说话
一个伸出右手
接天上的雪
漫天的雪花
就她一人
收下几片
2020-11-29


过马路的兔子

我看电线杆也是老虎
我胆小
兔子比我还胆小
常被手中的红萝卜吓倒
我犹豫
兔子比我还犹豫
一直在流水中找空隙
在时间中找缺口
我敏感
兔子比我还敏感
耳朵里全是星空
陨落的消息
现在,我已横过马道
兔子还在对面
仿佛送别的友人
它不挥手
便是后会无期
2020-11-29


诗人的诗,不该由诗人来读

我不应该读这些诗
诗人的诗,不该由诗人来读
我合上诗集
又觉得诗歌可怜
印刷了诗歌的纸,可怜
不忍心,又去翻阅
第一次我冒充读者A
读诗
第二次我冒充读者B
读诗
第三次我冒充读者C
读诗
我一个人冒充无数个读者
读一本诗集
我让每首诗都感受到了被阅读
我让每首诗都听见
我的赞叹声
哀叹声,唏嘘声
和我的默不作声
2020-11-30


荷塘

那水,是不是
风起涟漪生的羊
那荷杆,是不是
藕丝咩咩叫的羊
那叶,是不是
收集雨滴和露珠的羊
那荷花,是不是
用淤泥沐浴的羊
那羊,是不是
一座盛放的荷塘
它双眼碧绿
映着身上万朵荷花
2020-12-9


街景

喝醉的人
灵魂离开了
搀扶他的人
是一个灵魂
背负两具肉身
何其沉重
如几粒灯光
背负
茫茫夜色
2020-12-13


摊贩像

我是那个小摊贩
我是他手里的红薯
我是盖在红薯上
破洞的棉被
我是他身旁的炉火
我是炉火里生火的干柴
我是天降扑火的大雪
我是风
盗走他炉膛里的火星
吹凉他眼眶中的泪
我是他擦泪的手
我是他衣角闪光的油渍
2020-12-16


番茄我

它的叶
像牡丹,也像萝卜
但更像我
它身披银闪闪的绒毛
像狐狸,也像雏鸟
但更像我
它的气味浓烈
只叫自己喜欢
像我,拒绝虎嗅
在自身的大气层内,开花
似咯血,结果如掏心
2020-12-18


迷失

我在泥土中,找到了
锦绣花园
我在扑面的灰尘里,遇见了
亲人和祖先
鲑鱼千里迥游,只为碰上去年的流水
而今日,化在锅底的菠菜
鲜嫩,但从来不是崭新的一棵
候鸟迁徙,往返之途,皆成旧路
枯枝坠地,大笑出门去的
都是泪水滂沱归来的人
万物都在转动
星球的自转与公转,就像
空中的建筑工人,将一块砖头
砌入时间的缝隙
我常对恒星的枯坐深感不安
我看头顶,伟大的银河系
辗转如愁肠
几乎,快要折断了
2020-20-22


年终诗

善于排队的人类
如今,很多人都掉队了
我们这些走过来的人
看身边,也如人形的泡沫
在破裂,消散
我们的命运,从未如此相同
如降临机场,聚集在车站
一个人的离去是我在离去
一个人的死是我在死
我们历经曲折
只是这一次,身后没有脚印
只留下连绵的墓碑
如死去的人,垂手送别
转身又似相迎
我们害怕了,但我们必须前行
我们不知道往哪走
但我们,必须走
身后没有脚印
只有长长的墓碑
2020-12-29
我们热爱夸大其词

他们从海边回来
告诉我
他们去海里游泳了
是的,真正的大海
我相信真正的游泳高手
游过安全网
力气成了他的游泳池
他在游泳池中畅游了大海
相信把自己套在救生圈中的人
在救生圈反复施救中
畅游了大海
相信将身体浸在沙滩浅水中的人
狗刨了几下
畅游大海
仅用了身体那么一点海水
2020-6-23


生如流水推动巨石

我经过的沟壑
已变成河床
我路过的陷阱
已被我填满
弃于身后
我落下的悬崖
已更加陡峭
我是流水
注定道路没有尽头
注定一生要推动巨石前行
我的脚步轻快又沉重
如豹子,带领群山走上天空
2020-7-3


战栗

一只免子死在路边
经过它,我的身体一阵战栗
不是因为兔子的死状
而是它的死
与手机欠费信息震动提示
恰好在我的身体里相遇
2020-7-4


读者

铁栅栏上的宣传牌
被长出来的灌木、杂草
挡住了
为什么要砍断它们
如果我的诗
有这么多灌木
这么多杂草
还有这么多蚂蚁
围上来阅读
我不会砍掉它们
不会拔除它们
不会驱赶
这些比所有文字
都鲜活的读者
2020-7-7


空气舞伴

广场上
两个老男人
在跳交谊舞
舞伴是空气
我看见他们
伸出右手
一搂,空气就有了腰
抬起左手
空气就有了手
迈开步子
空气有了双腿
目光含情
空气有了水灵灵的大眼睛
多好的舞伴
两个被孤独塑造的
亭亭玉立的空气
2020-7-11


我只想变成一个单独的人

我从人群里出来
并非要走进另一帮人群
我不过走在人群之间
让人看起来,我是这个群
又属于那个群
看起来,我离开了某个派别
又加入到某个集团
我走自己的路
总是给人太多的错觉
我从人群里出来
就像刀走出刀丛,不再做刀的事
成了一块单纯的铁
走在刀与刀之间,走在刀口与刀口之间
我的道路狭窄
被刀锋夹持
也如刀口般锋利
2020-7-11


镜子人生

过于关心自己
镜子就会出现在我们周围
关心脸
镜子出现在墙上
关心脊背
镜子出现在身后
关心思想
镜子也会出现在心里
我们被镜子包围
被镜子填充
我们被镜子困住
我们看镜子里只有自己,再无他人
镜子里有无数个自己,没有世界
习惯了,认定自己活在镜子里
害怕镜子碎了,害怕自己
跟着也碎了
2020-7-15


现代原始社会

青天白日不见人
好像原始社会
感觉草丛里林子里山上
挤满了吃人的野兽
人们躲在人造的洞穴里
感觉树是吃人的
鸟是吃人的
流水是吃人的
电线杆是吃人的
它们垂涎守于洞口
等人出来
出来一个
吃一个
2020-7-17


困境

我有一只甲虫的困境
窗纱有很多出口
却没有一个可以脱身
光线从每个小孔穿过
像垂向井底的绳子
有风吹它的脸
有新鲜的空气拍打胸膛
如果视力好,它还能看见
外面的云朵,落日后的星空
目盲处,窗纱仍是群星的边界
它在上面爬来爬去
想从众多出口找到一个出口
没人告诉它,大象如何穿过针眼
一只甲虫,如何
通过减肥运出自己的骨头
它爬遍整面窗纱
停下来,应该是累了
攀附不住,坠落
不死,从哪里跌倒
还从哪里爬起
没人告诉它
这是隔离蚊虫的窗纱
星夜即将降临
2020-7-29


裸体抗议者

我的眼半睁,从不怒目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眉平顺,从不倒竖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嘴缄默,从不说破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牙咀嚼,从不咬牙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脸苍白,从不脸红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颈缩着,从不伸直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手鼓掌,从不握拳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的胸膛,我的小腹
衣襟里的身体,从不暴露
但,并非不需要抗议
我低头走路,脚踢石子
哦,石子,渐渐生出羽翼
2020-7-29


疑问

关在自已家里,是不是坐牢
自己的家,会不会成为牢狱
2020-8-2


鸡的生存状态观察

斩一只鸡
它膝盖上的肉茧,告诉我
它在拥挤低矮的养鸡场
跪着度过了一生
不能站立、行走,腿就没用了
我斩断它的腿
不能引颈高歌,喉咙就没用了
我斩断它的脖子
不能展翅,翅膀就没用了
我斩断它的翅膀
剩下一具躯壳
向我展露它的真容
2020-8-8


我的自由

我的自由
只有100平方米
我的自由,是从客厅
到厨房,从卧室到书房
我的自由,是卸下窗纱
探头出去,如幼鸟探出树洞
我的自由,就是想象
动物园的铁笼,飞起来
停在空中
我的自由,就是看空中的老虎
笼中打转
如金灿灿的落日
始终没有落到山上
2020-8-18


解封瞬间

佩戴出入证,出门
封条被拉开
震惊,两片薄纸
能将一块铁困住这么久
2020-8-26


下高楼

久居高楼
之后,下楼
急切之心
对地球形成撞击
一个人无非是
一截枯木,落地
我从口袋里掏出嫩芽
又怕清风不可托
天空不堪看
鸟儿展翅
把自己飞成笼子
2020-8-27


刻脸机

热衷变脸表演的时代
我也想有很多脸用来变换
也想有一台刻脸机
用来刻眼睛,刻鼻子
刻眉毛,刻嘴巴
垫脂,削骨
整天修改自己,涂抹自己
粉饰自己
直到自己不是自己
在脸上刻脸
在残忍上刻慈悲,悲伤上刻欢乐
唤出膝盖上的小人,眉心间的猛虎
胸口的菩萨
一直刻下去,至于脸皮耗尽
露出脸骨,不能刻了
再刻,我只能
给世界一个鬼脸
2020-8-28


养己成虎

我把自己养成了猛虎
困在自己斑斓的花纹里
我要一把刀,剥自己的皮
我要脱胎换骨
在这铁青的世上,面向冷寂的山岗
剔除浑身的闪电
2020-9-12


湮灭论

化成灰的人
从灰中,得到
他们要的衣服和金钱
物质世界终将失于一场大火
枯草在他们的世界转绿
落地的果实
结到他们的树上
我也将万念成灰,成为
他们中的一个
从灰烬中,得到焦琴损毁的一部分
轻盈的手指,弹奏残缺的曲子
而遗憾,不会太久
星球湮灭,照亮我们的明月
慢慢升上他们的屋顶
2020-9-4


蚂蚁实验

捡块小石子
压住蚁王
远远近近的蚂蚁围上来
它们那么急切
争先恐后,为救蚁王
它们想搬开石子,砸碎石子
吃掉石子
当我把石子挪开,压住一只普通的蚂蚁
结果只有几只路过的蚂蚁
停留片刻
像是在对不幸表达同情,像是害怕
石子砸到自己身上
2020-9-6


学习领导

他好学习
尤喜观察、学习领导
他学习领导的习惯
包括上厕所,学习领导
便前洗手、烘手
便后洗手,烘手
烘手要仔细
要手心手背地灯
翻手覆手地烘
一个毛孔一个毛孔地烘
每条掌纹每条掌纹地纹
经反复观察,练习
他终于做到上厕所的每个细节
都跟领导保持高度一致
2020-9-7


队形

绿化带种了灌木槐和丁香
只要它们长出新枝
修剪机就会转动、轰鸣
丁香剪过一次就怕了
不敢再长,不敢长乱了队形
灌木槐野,天生复叶
一生没学会排队
一根新枝就将它们带回荒原
又被剪断了,又长出来
2020-9-10


蔬菜店仰望星空

在蔬菜店仰望星空
我找到了大熊星,小熊星没找到
找到了木星,火星没找到
无名的星星抬头就看见
有名的星星找得我颈椎痛
科学家仍在命名星空
我仍然坐在塔干拉玛干沙漠边缘
轻呼,一粒粒沙子
我们都被神秘淹死了
只有墓碑闪现更遥远的星辰
果农在谈论他的果园
科学家深陷猜想,苹果和深渊
有同样迷人的香气
我手上拎的绿色生菜和金黄的桔子
仿佛哈勃望远镜外旋转的两颗
2020-9-16


大象

要把大象缩小
小到揪不住它的耳朵
要它的脚步,依旧沉重
那么低的雷霆
像星球在喘息,尘埃
在回家
2020-9-16


洒水车是最快乐的

在所中车辆中
洒水车是其中最快乐的
它唱着歌开过来
先喷我一身水雾
然后是浓浓的消毒水味
如拖挂在它后面的无数个巨轮
从我身上碾过
将我碾成街道,城市
将我碾成这个病毒缠身的世界
它那么快乐
以前洒水唱着歌
现在它洒着消毒水
也唱着歌
2020-9-21


献花

我手中的花快要枯萎了
我想把它送给猛虎
可是林中已空空荡荡
岩石倒映隐者的身影,苔痕新绿
我想把它送给身边的流水
天上的明月
我想把它送给世上那些堪称伟大的人
柔弱的花枝,竟压弯了他们的碑石
我想把它送给鼓掌的人
却没有一个人为我的殷勤停下来
2020-9-21


乌鲁木齐城区看博格达雪峰

我不可能登上那座雪峰
我可能无数次登上它
我用目光登顶
登上去,转过来
就看见自己
一双冰雪般凛冽、干净的眼睛
凝视一双尘土般浑浊的眼睛
2020-9-22


想起李白

看到月亮,我就会想起李白
看到月亮跳上天山
我就想起他幼时离开家乡
长大必骑马归来
白衣混迹贩卖尘土的商队
夜扺轮台,投身酒肆
葡萄美酒,加深灯光的醉意
想着他醉倒在店外,像块白雪
像明月映在水面的倒影
他倒下的地方
如今容纳了我的茫然与挫败
真值得大醉一场,赶了这么远的路
心里必奔波一首好诗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风吹过玉门关,就吹广阔的戈壁
从李白身边飞过的沙石
今又从我身边飞过
面对猛烈的荒凉,我也跟他一样
平息了语言的波澜
看风起风止,任沙石纷纷
落入怀里
2020-9-24


难题

我的甘肃朋友,告诉我
他不想离开新疆,又不想离开甘肃
我的江苏朋友,告诉我
他想化成新疆的泥土,也想化成江苏的泥土
我的浙江朋友,告诉我
他想既做新疆的沙子,又做浙江的流水
他们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
光子穿过双缝
一片树叶,如何同时落在两个地方
一个人怎样才能死在这里,同时又死在那里
死后如何建两座坟墓,立两座碑,刻两种碑文
衣冠与肉身,最终要如何分配
这生的挚爱,带给死的难题
我一直都在星空下思考
2020-9-25


拍雁群

抬头见一行大雁
我掏出手机,1米焦
拍到它们的远景
调至3米
它们又飞远了一些
5米焦,它们飞抵天际
没有7米去追赶
没有更大的焦距追上秋风
雁群不见了
仍然在天上飞
我依旧困于6.1英寸屏
2020-9-29


螃蟹保鲜法

螃蟹放进冰箱
当它们潜沉在湖底
放入水池
当它们仍横行在滩涂
我们小心翼翼,如仆从
侍奉这些钳足自拥的帝王
怕它们受惊
怕它们过度活动,消瘦
担心它们身体里的泉水
突然干枯,不再流淌
我们处心积虑,只为月圆
它们活着,被捆绑
活着,放进蒸锅
2020-10-1


月亮并不在乎

秋夜寒,无人下楼
看月,只我,与妻
月亮并不在乎
为看它的人圆
也为不看它的人圆
2020-10-1


国际大巴扎跳舞的小女孩

台上有人跳舞
小女孩在台下跟着跳
四、五岁的年纪,我也曾经
把别人的步法,跳成自身的镣铐
兰指翻腕绕过头顶,我也曾
踮起脚尖,想摸到天空
风沙也曾拼命,往我眼里吹
揉出来一些,更多的沙尘
在眼底堆积。愿今日的镣铐
明天变成可驾驭的云朵
愿她的指尖落满鸟鸣,露水
愿她的眼睛永远干净
尘埃落定,在她周围成为
我一样的观众
愿我的掌声
是尘埃的掌声
2020-10-5


照片翻转实验

有人动动嘴,是就变成了非
有人翻手覆手,万物就会巅倒过来
我只翻转几张照片,也开始相信
这个世界,树枝可以向下长
黄叶可以往天上落
花朵垂丧脑袋,蝴蝶
拖着一对毁坏的翅膀
倒过来,映在水里的天空
变成头上的天空
石头起飞,树影才是真正的树
溺水至今,被我救到岸上
2020-10-6


丢失

我是鱼活在沙砾上
上岸时带来的一滴水
已经丢失
就像牧羊人,丢失了他的羊
在城市里放牧
举起鞭子打在云身上
云朵也会疼啊。就像猎鹰手
丢了鹰,身体里
有多少块骨头,就有多少座雪峰
若有所失的人
擦肩而过,有时相约把肩上的雪
拍在低矮的屋檐下
围着小老窖
我们说流水,草原,鹰,不过是在
谈论同一件事,如同雪
落在雪上,越清晰,越不能分辨
只待瓶底干净,白雪埋掉所有言语
那一刻,我们都变成了被流水丢失的人
变成被羊群和鹰丢失的人,茫然
各自踩着深雪回家
2020-10-8


哭秋

谁说猛虎之皮毛不是缤纷落叶
谁说我的心底没有藏着一张虎皮
低首人间,我细小的吼啸仍在安排群山
我眼含钢针,努力抑制热泪涌出
2020-10-28


无题诗

我仍戴着镣铐
隐形的镣铐,需要
隐形的利器才能斩断
昨夜,我梦见猪
在替屠夫擦拭刀具
如果我不能从他的目光里
分出一把斧子
我就从善良的人们那里
分得一把
2020-10-29


模仿者

站在镜前
我成了一个模仿者
我模仿他哭,笑,皱眉
鬼脸,不过是他人的面具
他举手,我不能投足
他说话我不能缄口不言
直到水银斑驳
我仍在模仿他的缺陷
直到镜子,破碎
我才从粗糙的树皮上,看到一张
同样粗糙、暗淡的脸
从泥土中看见安息者,青草般的睫毛
生者已无法理解死者
我从水泥中看到最狭窄的监狱
钢筋替换人的骨头
自由也无法理解囚禁
我在光中模仿影子
在星空下,我因神往
而止不住悲伤
2020-11-3


围观大选

我在围观队伍的最外围
脚下垫块石头,也没看到美国
我只看见天上云朵乱飞
一头金发和一头白发,被风吹着
在人海中移动,没有脸
特朗普和拜登,谁更好
共和党和民主党,谁更好
若要我投,我真不知道,选谁
我没有投票经验
我唯一的经历,是在家乡
选村长时,投过一票
2020-11-6


苦闷人

鸟,想成为风
而人想让它的翅膀
进化成绝缘体,去维护高压线
鱼想像水一样穿过鱼网
甚至向上,游到云端
而人坚持的进化观
不过是让它的鳞片,长成沙斗
去疏散淤塞的河道
让蚯蚓去耕田,让老鼠
去管理下水道
人人已活成死结,更让万物落入
自身的窠臼
我们的脑袋,偶尔飘浮
穿越星际,也如电影
毫无想象力,蜥蜴的头,安在人体上
让更多的狼人,蛇人,虫人
直立,成为一个个苦闷的人
2020-11-10


万年针

想想看
给钟表再装一根指针
它的刻度是万年
它走得慢极了
像个打盹的老人
它走一刻,有多少花开
多少人,死去,多少朝代
被风吹散
它走一圈,山峦经过了多少起伏
石头剥了几层皮
星球,升起,陨落
保养它,钟表匠,一个个都老去了
擦拭它
又用了太多朝代的泡沫
它注视一切,又无动于衷
你的老死,是你的老死
它不哀悼
你的权力是你的权力
它不下跪
你的富甲天下一贫如洗,是你的
富甲天下一贫如洗
它不伸手
心底积雪,寒冷是你的
眼睛失去光彩,黑暗是你的
开始,它指向人间十二点
现在还是十二点
仿佛矗立的悬崖,坏了
仿佛星空,一动不动
说出伟大的事,我
已极其谨慎
2020-11-13


白哀歌

雪总是重复自己
重复它的白和落下的方式
就像我反复使用汉语
将一些词磨出亮光
不同的是,我写的诗越发
像悼词
雪下得也如同缟素
不同的是那么多人染病
出不了门,就有雪地没人走
那么多人死了
本该落在地上的雪,如今
都落在墓碑上
2020-11-19


我的脸像荒原上的小花

我的脸,风吹走一张,变成风
流水带走的一张,在大海中汹涌
黑暗把我的脸,带进丛林
我的脸上暮色四合
清莹,无辜的脸
影子,广场,举着我的脸
像荒原上的小花
2020-11-24


礼物

三个女陔并肩
手挽手走在雪中
其中两个低头说话
一个伸出右手
接天上的雪
漫天的雪花
就她一人
收下几片
2020-11-29


过马路的兔子

我看电线杆也是老虎
我胆小
兔子比我还胆小
常被手中的红萝卜吓倒
我犹豫
兔子比我还犹豫
一直在流水中找空隙
在时间中找缺口
我敏感
兔子比我还敏感
耳朵里全是星空
陨落的消息
现在,我已横过马道
兔子还在对面
仿佛送别的友人
它不挥手
便是后会无期
2020-11-29


诗人的诗,不该由诗人来读

我不应该读这些诗
诗人的诗,不该由诗人来读
我合上诗集
又觉得诗歌可怜
印刷了诗歌的纸,可怜
不忍心,又去翻阅
第一次我冒充读者A
读诗
第二次我冒充读者B
读诗
第三次我冒充读者C
读诗
我一个人冒充无数个读者
读一本诗集
我让每首诗都感受到了被阅读
我让每首诗都听见
我的赞叹声
哀叹声,唏嘘声
和我的默不作声
2020-11-30


荷塘

那水,是不是
风起涟漪生的羊
那荷杆,是不是
藕丝咩咩叫的羊
那叶,是不是
收集雨滴和露珠的羊
那荷花,是不是
用淤泥沐浴的羊
那羊,是不是
一座盛放的荷塘
它双眼碧绿
映着身上万朵荷花
2020-12-9


街景

喝醉的人
灵魂离开了
搀扶他的人
是一个灵魂
背负两具肉身
何其沉重
如几粒灯光
背负
茫茫夜色
2020-12-13


摊贩像

我是那个小摊贩
我是他手里的红薯
我是盖在红薯上
破洞的棉被
我是他身旁的炉火
我是炉火里生火的干柴
我是天降扑火的大雪
我是风
盗走他炉膛里的火星
吹凉他眼眶中的泪
我是他擦泪的手
我是他衣角闪光的油渍
2020-12-16


番茄我

它的叶
像牡丹,也像萝卜
但更像我
它身披银闪闪的绒毛
像狐狸,也像雏鸟
但更像我
它的气味浓烈
只叫自己喜欢
像我,拒绝虎嗅
在自身的大气层内,开花
似咯血,结果如掏心
2020-12-18


迷失

我在泥土中,找到了
锦绣花园
我在扑面的灰尘里,遇见了
亲人和祖先
鲑鱼千里迥游,只为碰上去年的流水
而今日,化在锅底的菠菜
鲜嫩,但从来不是崭新的一棵
候鸟迁徙,往返之途,皆成旧路
枯枝坠地,大笑出门去的
都是泪水滂沱归来的人
万物都在转动
星球的自转与公转,就像
空中的建筑工人,将一块砖头
砌入时间的缝隙
我常对恒星的枯坐深感不安
我看头顶,伟大的银河系
辗转如愁肠
几乎,快要折断了
2020-20-22


年终诗

善于排队的人类
如今,很多人都掉队了
我们这些走过来的人
看身边,也如人形的泡沫
在破裂,消散
我们的命运,从未如此相同
如降临机场,聚集在车站
一个人的离去是我在离去
一个人的死是我在死
我们历经曲折
只是这一次,身后没有脚印
只留下连绵的墓碑
如死去的人,垂手送别
转身又似相迎
我们害怕了,但我们必须前行
我们不知道往哪走
但我们,必须走
身后没有脚印
只有长长的墓碑
2020-12-29
文章分类: 现代诗
分享到:
联系邮箱:xxx@.co.m                                  QQ:258506508                                   联系地址:XXX省XXX市XXX县XXX路XXX号                             联系电话:020-000000    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