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资讯

文学资讯

副标题

2022-06-02
2022-06-02
2022-06-02
2022-06-02
2022-06-02
2022-06-02
人物访谈

人物访谈

副标题

我参加过许许多多的诗歌朗诵会,每一次朗诵会必有李白的《将进酒》。与气势磅礴的“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同台出现的,往往会是徐志摩《再别康桥》婉约温柔的:“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一首千年名篇与一首现代名篇互为掩映,构成一道令人难忘的美丽风景,诉说着古国伟大的诗歌传统。感谢徐志摩,感谢他为中国新诗赢得了殊荣。举世闻名的英国的剑桥,被他译为“...
2022-10-28
李敬泽(本人供图)一个好的文学奖应该具备怎样的发现眼光和能力?文学与时代密切相连,那么,一个文学奖该如何保持自己独特的审美腔调和生命力?从2015年首届到2022年第七届,经过7年的洗礼,华语青年作家奖影响日益扩大,已形成关于文学、审美的鲜明倾向和特色,成为国内文学界面向青年作家的重要文学奖项。10月9日,第七届华语青年作家奖颁奖典礼在成都龙泉驿东安湖公园举行,获奖名单现场揭晓。在第七届华语...
2022-10-14
张北海(中)、张大春(右)与麦田出版社创社社长陈雨航,2018年摄于台北要谈我的朋友张北海,得从他的文章说起。要说张北海的文章,又得从他对自己的追寻说起。“张北海,本名张文艺,祖籍山西五台,1936年生于北京,长在台北,工读洛杉矶,任职联合国,退隐纽约,著作随缘……上世纪70年代到达纽约定居至今。”这一则作者简介似不容出他人手,关键在“著作随缘”四字。张北海的随缘是从骨子里养成的,万事诸法,...
2022-08-30
访谈对象:格非,1964年生,江苏丹徒人,中国当代著名作家,先锋派小说家代表人物,清华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作品《江南三部曲》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顾超:您认为什么事件标志着您正式成为一名作家?格非: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因为对我来说这个问题是不存在的。我以前说过,写过一首诗的人和写过一万首诗的人,他们都是作家,所以我从来不看重作家的大小。王之涣只有两首诗传世,我觉得他也...
2022-08-23
19日晚,在香港会展中心新翼会议室,由600多个临时座椅和一块演讲台搭建而成的大讲堂座无虚席。团结香港基金旗下中华学社邀请著名作家莫言来港进行主题为“黄土地幻觉世界与中国文学契机”的讲座。讲座一开始,莫言通过对自己笔名“莫言”的有趣解读引得现场观众阵阵掌声。莫言说,“叫‘莫言’是为了提醒自己少说话,多写作;少说话,多干事。少说多干,这也是中国人非常宝贵的人生态度。”在谈到对香港文学的印象时,...
2022-08-23
一、突破规则,制造规则刘欣玥:嘉宁老师好!很高兴可以借这个机会和你聊聊天。最初准备采访时,想从童年和成长入手,所以重新读的第一本书是《撒谎精的时光宝盒》。写作者的谎言与真诚,在你这里好像始终有一股微妙的张力。你反复强调自己从小是个“撒谎精”,却又在真正需要虚构的小说创作中保有一以贯之的真诚与坦率。这让我想起君特·格拉斯说自己最早的写作动力就来源于儿时的谎言,以及家人对于他的谎言的称许。可以谈...
2022-06-02
国际视角

国际视角

副标题

编者按近期何平与金理联合召集以“非虚构写作”为主题的工作坊(上海—南京双城文学工作坊第四期·中国“非虚构”和“非虚构”中国,2020年10月18日举办)。这组文章是会上研讨与会后反思的成果。叶子考论《纽约客》刊发的“北平叙事”及周边脉络,揭示出冷战时局、“虚拟的个体经验”以及“看见”到“书写看见”之中的间隔,对非虚构写作的深度渗透。香港学者唐睿聚焦20世纪70—80年代香港作家之内地游记。香...
2021-09-04
——散文的立场、语调、表达及其他2022年,对胶东散文年选评奖来说已经是第五届了,而黄海散文双年选评比,是第一年开启评选的大门。五年多的时光,许许多多的作者从中涌现,诸多佳作从此走出,胶东散文年选和黄海散文双年选的评奖,愈来愈具有了文本性、民间性、公正性的评选意味。在编选中,胶东散文年选有一个原则,即每年新入选的作者更替达到三分之一以上。也正因为如此,胶东散文年选保持了它的可持续性和发展的多...
2022-06-02
继长诗《不践约书》出版之后不到一年,张炜又出版了更长的长诗《铁与绸》,这部长诗的写作和出版,是中国诗歌界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把它称之为事件,我想是不过分的。首先,这本书在版式设计、插图和文字等构成的互文关系,以及在文本和最后收入的对话,都是非常考究的。它构成一个整体,尤其是全书最后的对话,它不是简单的介绍或者评价,而是从长诗的文本出发,引申出关于中国当代诗歌,尤其是长诗写作的重要问题。它涉...
2022-06-02
 2015年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的重要讲话中首次明确提及“全人类共同价值”这一概念。他指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也是联合国的崇高目标。”2018年12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致信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表70周年座谈会,强调:“中国人民愿同各国人民一道,秉持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人类共同价值,维...
2021-10-09
 近些年来,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正在逐渐被世界所接受。2017年2月,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首次被写入联合国有关决议中。今年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领导人峰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人类是一个整体,地球是一个家园。面对共同挑战,任何人任何国家都无法独善其身,人类只有和衷共济、和合共生这一条出路。”这个科学判断不仅为人类如何走出当前困境指出了唯一出路,而且为构建人类命运...
2021-10-09
 回顾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和衷共济、和合共生是人类社会生存和发展的必由之路。无论在传统中国社会还是近代以来的西方社会,都能发现和合共生的人类智慧。建立在吸收全人类文明成果之上的马克思主义,更是丰富和提升了和合共生的思想,值得深入挖掘。兴利除弊,建立资本与劳动的和合共生  在古代社会,人类就发明了货币。货币的发明是人类史上的重大事件,它改变了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易状态,促进了生产...
2021-10-09
A Discussion of Kant’s Concept of Will and the Intellectual Origins of the Priority of Practical Reason  作者简介:张荣,南京大学哲学系。  原发信息:《哲学动态》第20214期  内容提要:意志概念不仅是康德道德哲学的基石,也是理解其形而上学的一把钥匙。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第一版“序言...
2021-10-08
Heidegger’s Idea on the Origin of the Conception of Truth  作者简介:王路,男,北京市人,郑州大学哲学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教授,郑州 450001  原发信息:《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20212期  内容提要:海德格尔关于“是”(Sein)的论述非常出名,在相关讨论中也谈到“真”(Wahrheit):其名著《是与...
2021-10-08
现代诗

现代诗

副标题

2022-08-23
(一)谁叫它们是妖我在子夜的时候拿了一根绳子把它们捆在一起关在最黑暗的房子里挂钟滴答,滴答响我点燃了如豆的灯火把五千年的一面大铜镜展示它们面前让那些妖看它们本来是人(二)五千年,四千年时在蔚蓝的天空下伐木播种或驾着一尾渔舟湖泊中撒着鱼钩皎洁的月下他们拿着竹简看书写诗三千年,两千年时他们多倚在孔圣人门下九步一叩或采摘着自己种的果实把浆果,荷叶腌制着素笺上刻着是人样互敬的思想一千年,五百年时他们...
2021-10-10
狂风只有狂风能让我认识自己沙子给我皮肤的感觉声音与我对峙,碎石告诉我人应该拥有多大的痛楚而树木,为我示范弯腰、躲闪,以及将风打倒只有狂风能叫我热泪盈眶知道这个世界还没有停止石头还在挣脱山峰水在坚持上岸尖利的枫叶还有能力涌入我的血管血小板一样狂舞只有狂风能与我心心相印让虚伪的世界开始狰狞,露出本来就有的牙齿让山的一部分变成地,让地的一部分变成风,让风的一部分变成野兽让我知道这个冰凉的世界还有鲜...
2021-10-10
落日颂总有一座山,挡住我的视线。很显然,在我和落日之间,存在着一道分水岭。生死也有明显的界限,要么沉寂,要么永生。我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有时候,也偶尔踮起脚尖眺望一下,我明知未来不可见,却固执地想象着落日后面,那些披着光芒的隐约出没的人群。活着我只活着,不再思考了。真理存在于细节中,也可能隐藏在缺陷里。太难发现。大世界,小事情,让人迷惑的万物和人生,无一不显示出复杂性。我关闭了思考,但依然不省...
2021-10-10
我曾哭过三月的阳光缠着长春藤,缠着也笑着记忆的河床淤塞着泥沙我曾哭过眼泪流自阳光的笑声昨夜,噩梦压我的胸脯风以软软的脚踹我沉落沉落,直坠无底的深渊我是一只追逐落日的纸鸢晨起推窗,问青山果实几时成熟青山仅答我以伐木的叮当布谷鸟衔来绿色的阳光三月的丛林中人语隐隐当河床泛起另一次春潮,我曾笑过笑声来自一粒种子的死亡吹号者我以号角战斗,这仁慈的呼唤爱与理性的旋律像野火追逐着草原在雾的深林,落日的海上...
2021-10-10
泊在月光里月光不是一条河世界却漂浮在月光里石头和金属沉在水下河水漫过这些不发声的事物恰好让这些沉重的物体隐身一群贪婪的嘴在肆意地吞噬发出破碎的涛声麻雀已经学会了游泳但在扇动翅膀时暴露了夜是黑色的只有花儿长着鳍也长着肺是水陆两栖的月光无论涨潮还是落潮嘈杂的人类都是漂着的不屑于嘈杂的石头和金属也不在意潮涨潮落不管月亮是圆还是缺无序排队我一直在计划着销毁自己我这个钢铁水泥建造的人不反映冷暖血液浑浊...
2021-10-10
传说      ——给杨键在安徽当涂,我很难相信李白就埋在这里的青山下;纵然人们很早就修造了墓园,纵然我在诗人之墓前停下的那一刻,也曾感到了一种千古悠悠的孤寂。而接下来,在采石矶,在临江而起的悬崖上,看到“诗人捞月处”,我相信了这个传说。我相信了这个传说,如同我感到了某种让我惊异的冲动,不是因为醉酒,更不是出于幻觉。归来,坐大巴穿过村镇;在尘灰和泥土里生活的百姓,在屋檐下,或在突突冒烟的拖拉...
散文

散文

副标题

李银昭REMEMBER在《人民文学》《收获》《诗刊》《作家》《美文》《天津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百余万字,出版有散文集《一册清凉》。曾获冰心散文奖、四川文学奖、金芙蓉文学奖、首届剑门关文学奖等。幺 爷(节选)李银昭人民文学 2022年10期引 子陪母亲聊天,聊一些过往的旧事,一下聊到了幺爷。我小时候常和幺爷玩。印象最深的,是那次跟幺爷去寻猪,两天一夜,幺爷和我,一老一小、一前一后,走了那么多的...
2022-10-28
羌人六REMEMBER一九八七年生,四川平武人。二〇〇四年开始文学创作,著有诗集《太阳神鸟》《羊图腾》,散文集《食鼠之家》《绿皮火车》,中短篇小说集《伊拉克的石头》《1997,南瓜消失在风里》。望炊烟(节选)羌人六人民文学 2022年10期一在断裂带,天神木比塔的女儿木姐珠为爱下嫁凡间斗安珠的故事妇孺皆知。传说,木姐珠出嫁前母亲准备了丰厚的陪嫁,其中有圣洁无瑕的白石、各种粮种菜种、八种禽畜及...
2022-10-28
李木生REMEMBER潜居乡野数十年,读书、研究、写作,已发表出版各类作品近三百万字。散文见于《人民文学》《当代》《十月》《大家》《钟山》《花城》《随笔》《新华文摘》等刊物,有作品入选《三十年散文观止》《新中国七十年文学丛书散文卷》《新中国散文典藏》《中国百年散文》等诸多选本。鲁迅的动物伦理(节选)李木生人民文学 2022年10期鲁迅有一个动物世界,热闹天真又深刻别致,至今流动着鲜活的鲁迅动...
2022-10-28
逛商场实在是女人的一大嗜好,这种嗜好甚至不在于有钱和没钱之差别,一个女人一旦进了商场,你要她一物不购地出门,那简直是存心要与她过不去。所以为了让女人开心,许多男人尤其是充当情人的男人总是一边在心里狠狠地骂娘,一边却又不得不潇洒着风度掏钱。一句名言便由此而传开:商场永远是男人的心头之痛。商场最欢迎的是那些容易情绪化的女人。因为这样的女人在高兴时会去商场大肆购物,以张扬自己的快乐;不高兴时也会去...
2022-08-23
在广府古城2600多年的历史中,府衙虽在此仅存在了545年,但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由于自身的特殊地位,为古老的广府增添了几多浓重的色彩,所以才会在古城长河中形成宝藏,等待着人们前去挖掘开采。“广府”全称为“广平府”,而要从全方位认识“府衙”,还需要了解其存在前后的历史。广平府府衙位于永年县境内,有着地理位置上的优越性,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隋末唐初时期,农民起义军领袖窦建德创建大夏国,在此定...
2022-08-23
诸葛八卦村 应该把村子中心的这口池塘,看成一只眼睛。是的,不要说水塘半陆半水,像极了九宫八卦图里的太极;实际上,这只是一只眼睛半开半闭的样子;是此村祖先诸葛亮,端坐于村子中央。他在浙江,想四川;一把羽扇,把整个村子,扇成了风轮。应该把池塘周围八条小巷向不同方位的延伸,看成深邃的目光;是的,这不是简单的内八卦,这是一只半开半闭的眼睛,在思索一个国家的发展方向。应该把环绕村子的八座山岗,取“秦...
2022-08-23
小说

小说

副标题

一 一天,楼下来了个挑担的农民,头戴破草帽,高一声低一声地吆喝,招来不少孩子围观。我随父亲路过,凑近一看,担子两头的多层竹屉里,竟是一簇簇刚孵出来的小鸡,黄灿灿、毛茸茸的,让人心痒痒。在我的纠缠下,父亲买下六七只。回家,他用剪刀在纸箱上戳些小洞透气,纸箱便成了临时鸡窝。 那纤声细语让人牵肠挂肚。我一放学回家就冲向纸箱,先看后摸,再用双手捧起其中一只。小鸡用爪子钩住我的手指,瑟瑟发抖,阵阵哀...
2022-08-23
在故乡河谷,每当满月升起,人们就说:“听,银匠又在工作了。”满月慢慢地升上天空,朦胧的光芒使河谷更加空旷,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而又遥远。这时,你就听吧,月光里,或是月亮上就传来了银匠锻打银子的声音:丁咣!丁咣!丁丁咣咣!于是,人们就忍不住要抬头仰望月亮。人们说:“听哪,银匠又在工作了。”银匠的父亲是个钉马掌的。真正说来,那个时代社会还没有这么细致的分工,那个人以此出名也不过是说这就是他的长处...
2022-08-23
北方冷得早,十一刚过没几日,便迎来了第一场雪。雪断断续续下了一夜。清早时,雪停了,周百顺推开值班室的门,被初雪的味道刺激得打了一个喷嚏。他袖着手,驼着背,打量了一眼太平间。一溜平房被雪严密地覆盖了,有几只麻雀,惊惊颤颤地踩在屋脊的雪上,惊惊乍乍地叫着。一条水泥板铺成的小路,通向医院的后门,这就是连结太平间和医院的路,此时,已被雪覆盖了。守灵人周百顺袖了会手,用沌浊的目光又一次丈量了这条连结医...
2022-08-23
金晃晃一个秋天,一五○号的院子里出来个女人。这条街的住户都不爱朝别人家的新奇事伸眼光,这时都找着道理跑出跑进。住户们多半是白种人,邻居二三十年了,相互间从没好意思问过一个“你好”。很例外的,人们朝一五○院子里这个女人都“Hi!”了一声。女人吓一跳地朝老远甩起脸,不知这个“Hi!”是叫猫、叫狗,还是叫别的谁。这样一甩脸,不管多远,人都看清了这是个中国女人,有张粉白脸,腰身曲线工整得像把大提琴。...
2022-08-23
二十多年前,老宋从北部山区来到这个城市,这个剧团。那正是城市居民储存大白菜的时代,储存大白菜半是生活需要半是政府号召,因此买大白菜还有一种买“爱国菜”的名义。冬天,大白菜下来了,各户都要买回足够全家吃到来年开春的大白菜。那时的蔬菜市场和居民的关系,就是菜农用大车小辆把爱国菜送至各家各户的关系。一个黄昏,老宋被亲戚领到团长面前。团长正在卸大白菜,一辆胶轮大车正停在单元门口。白菜们刚被过完秤,码...
2022-08-23
资水在静静地流淌。淌着夕辉,流着霞光。此情此景,也就正合了那一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古人诗意。但是这时,从前面一箭之地的江湾木屋里走出来的这位年近八旬的老妪,她却并不懂得诗为何物。她的大名叫船妞,是这一栋江湾木屋的主人。她的肤色黑里透红,脸上布满皱纹,发如银丝,却盘得一丝不苛,真正打眼的还是她那一双常年只穿草鞋的宽蹼脚板。这就对了,她就是这资水河畔的女人。她已经来到了婆婆崖下。婆婆崖...
2022-08-23
诗词

诗词

副标题

名家

名家

副标题

荐书

荐书

副标题

书评

书评

副标题

作家推荐

作家推荐

副标题

采风

采风

副标题

首页          业务动态          信息公开          便民服务          互动交流